轮盘赌博规则 - 东关街旧影。大连市民嵇先生供图  
轮盘赌博规则
轮盘赌博规则,轮盘赌博规则
您现在的位置:轮盘赌博规则 > 东关街旧影。大连市民嵇先生供图  

东关街旧影。大连市民嵇先生供图  

小故事网 时间:2016-12-04 07:46:01

东关街旧影。大连市民嵇先生供图  今年10月12日,大连市西岗区东关街旧城区房屋征收工作正式启动。东关街旧城区改造工程是西岗区“十三五”期间的“十大经济工程”之一。  据《大连日报》今年8月11日报道,东关街旧城区改造工程总投资额预计超过50亿元,改造后将建设大体量的高端商业商务区。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从大连市文化广播影视局文物管理处了解到,考虑到东关街是城市历史文化符号,将保留一个典型特征院落(华胜街28号院),并建成东关街历史博物馆,以珍藏这份城市记忆。  东关街启动拆迁的消息,让前来大连讲学的阮仪三先生感到遗憾。阮仪三是同济大学教授、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研究中心主任,有着“古城卫士”的美誉。  10月18日下午,阮仪三来到贴满各种拆迁标语、老房子被围挡住的大连东关街,进行实地查看。他认为,这是一处不应该拆的街区,“大连东关街历史街区是不可移动文物,是大连重要的历史遗迹,应该把它留住。”  澎湃新闻查询发现,多份材料、公开出版物均明确东关街历史街区(建筑群、近代建筑群)系不可移动文物。大连市文化广播影视局文物管理处刘姓处长也向澎湃新闻表示,东关街近代建筑群是未定级的不可移动文物,是重要的城市历史文化符号。但同时他也说,(东关街近代建筑群)能全保留下来当然最好,但如果需要的资金量太大,可能就要考虑怎么保护,也不是说一定要全部留下。  康德记”药房在东关街上的旧址。大连市民嵇先生摄于2011年7月。  “最破旧”街区之一  建于上世纪初的大连东关街,曾经繁华一时,是华商的聚集地。但历经百年风雨之后,如今的东关街,是大连市核心地段居住条件最差的街区之一。  位于大连城市核心地段的东关街,住宅密集狭小,建筑面积45平方米以下的房屋占总数八成。多数房屋破损严重。周边的配套设施也陈旧落后。与周边“高大上”的建筑环境相比,难免显得“脏乱差”。  大连东关街旧城改造工程,从2015年9月30日开始登记。《半岛晨报》去年10月9日在头版刊发《110年东关街开始旧城改造》一文,文中在介绍此次动迁背景时,提到“东关街旧城改造工程是附近居民关心的大事儿,大连市委、市政府以及西岗区委、区政府都非常重视,今年(2015年)9月19日正式取得了大连市国土资源和房屋局关于东关街旧城改造工程的批复,在前期准备的基础上,于9月28日正式成立东关街旧城改造工程动迁指挥部,经过2天的培训,于9月30日正式开始登记工作”。  一年之后,今年10月12日,大连市西岗区东关街旧城区房屋征收工作正式启动,共涉及2310户动迁居民。  土生土长的大连人王岩(化名)是一名普通工人,从1985年开始,就在这片街区内的华胜街一处二层小楼生活。一家三口居住在35平方米的小屋。王岩对澎湃新闻说,他早想从东关街搬出去,但没有足够的钱换好房子,“这里用公共旱厕,夏天味道很臭,用水和取暖也都不方便”。  东关理发社拆迁启动前旧貌。大连市民嵇先生供图。  王岩一家于10月20日前后办了交房手续。他说,根据此次拆迁方案,房屋面积不足45平方米的,一律按45平方米面积补偿,一平方米补偿1.6万元。此外,在房屋征收决定作出后30日(含30日)内完成搬迁并签订房屋征收补偿协议书的,每户给予5万元的搬迁奖励;45日(含45日)内完成搬迁并签订房屋征收补偿协议书的,每户给予4万元的搬迁奖励;60日(含60日)内完成搬迁并签订房屋征收补偿协议书的,每户给予3万元的搬迁奖励。算下来,王岩拿到了77万元的补偿款。  目前,王岩在租房生活,每个月可以拿到2000元的租房补贴。下一步会在哪里重新置业,还不确定。“(东关街)这个地方生活挺方便,离我工作地方也不远,但房价很贵,我打听了一下,周边一平方米要一万二左右,可能会远点买了。”  10月23日下午,澎湃新闻从东关街改造工程现场走访了解到,大多数居民都已搬离。有工人正在拆除无人居住的房屋的电表。多名还在坚守的居民称,其对补偿方案不满意。  近80岁的申奶奶和隔壁邻居共有一处房产证,居住面积一共不到40平方米,申奶奶自己住在不到20平方米的平房里。她把如此狭小的空间一分为二,在临街一侧开了一家食杂店。  “我这店已经开了快60年,是我全部生活来源,我没有退休金,让我搬走,以后怎么生活?”谈到腾房搬迁,申奶奶颇有些无奈。但她也明白,离开这里是迟早的事。  据《半岛晨报》24日报道,在房屋征收工作启动10天后,完成腾房搬迁居民数已超过70%。东关理发社牌匾已残缺不全。澎湃新闻记者 罗杰 图  “拆”和“留”的分歧  然而,在声势浩大的搬迁背后,关于东关街旧城区改造的争议一直没有停过。  对于东关街的争议无外乎分为两种:拆和留。支持改造拆迁的一派,多为东关街居民,认为这是改善民生之举;赞成保留的一派则认为,这是重要的城市人文史迹,安置居民,改善其居住条件,并不应以拆除老街为前提。  上文提到的东关街居民王岩就说,为了能让东关街早点动迁,他和邻居们都“往上面反映了好多次”。  而在大连地方史研究专家于恩慈看来,每一个城市都需要延续,大连需要保留城市记忆,“我们不能有一天找不到一丝的历史印证,也不愿意到老照片里去追寻那些城市的童年”。  于恩慈也坦言,从居住条件来看,现在的东关街确实不适合居住,老百姓改善民生的意愿是真真切切的,但这与留下老街并不矛盾。  对东关街,怎么改造利用是一道考题。东关街近代历史建筑群一角,此处是大连第一批不可移动文物。澎湃新闻记者 罗杰 图  于恩慈在自己的微信公号里写了很多关于大连老街、老建筑的文章。在他看来,城市要搞现代化发展无可厚非,但这与保护历史遗迹和文保单位不是”非此即彼“的选择。  阮仪三告诉澎湃新闻,大连东关街是重要的城市记忆,也是中国近代城市发展的重要节点和见证。更何况,东关街还是不可移动文物,城市改造者们应该对历史负责。  事实上,有关东关街的去留,早就引起多方讨论。2013年大连市“两会”上,这一问题就是备受关注的热点议题之一。  彼时,  民进大连市委提交了一份《关于改造东关街,建设大连民俗文化博物馆的提案》。民进大连市委阐述了这个提案的几大好处:一能满足老大连人的情感需要,又符合解决民生的大方向,还可以打造出一个“大连老街”的旅游产业链,留存记忆,并提升城市的文化品位。  在对这个提案的答复中,大连市西岗区政府透露出有关东关街改造规划的一个图景:经综合研究后发现,由于预保留建筑的原始业态多为照相馆、理发社、旅馆等服务业,今后在东关街改造过程中,如果无法进行保护性开发(修旧如故),将争取考虑率先将具有保护性价值的建筑拆除后统一在改造区域内集中模仿重建,在达到“保护文物”、“保护历史”的同时也会产生新的商业价值。  据大连市文物管理部门透露,此处建筑(华胜街28号院)将被保留改建成历史博物馆,这可能是东关街建筑群唯一获保留的建筑。澎湃新闻记者 罗杰 图  东关街现在几乎已被腾空。不乏年轻人希望对此善待利用,以增加城市活力。  大连年轻的建筑设计师小宇对澎湃新闻表示,现在全国各地都在做历史街区的活化,成都太古里、上海田子坊等都是成功的案例。  “净地再起千篇一律的商业综合体,怎能比得了新老碰撞融合的体验?”小宇从专业角度如是说。东关街的老建筑历经百年风雨,破旧程度可见一斑。澎湃新闻记者 罗杰 图  “文保”身份争议  事实上,东关街是拆还是留,不仅仅是人文情感的投射,还涉及到法律层面的问题。也就是阮仪三教授提到的,东关街近代历史建筑群是不可移动文物,受《文物保护法》保护,要拆除必须经过一定程序。  澎湃新闻查询发现,由国家文物局编撰2011年出版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移动文物目录(辽宁卷2-1)》中,“东关街历史街区”赫然在列。  由大连出版社2009年10月出版的《大连文物要览》也将“东关街建筑群”列入大连市第一批不可移动文物保护名录,同时,“东关街近代建筑群”也列入大连市历史建筑群名录。这本书是由大连市文化广播影视局(新闻出版和版权局、文物局)主编。  此外,大连出版社2014年7月出版的《大连文化遗产图录》一书介绍东关街历史建筑群时,也将其列入大连市第一批不可移动文物,同时明确了文物范围:西岗区北起鞍山路、南至宏济街,东起英华街和东关街、西至日新街的区域。该书的主编是时任大连市文化广播影视局局长王星航。  10月25日,澎湃新闻从东关街腾房拆迁现场了解到,有数名自称大连现代博物馆的工作人员,开始拆卸建筑构件,包括门窗、砖石等。他们称这些建筑构件将被妥善保存,日后展出。大连文物管理部门对此表示将展开调查。大连市民王先生供图  东关街历史街区(建筑群、近代建筑群)确系不可移动文物一事无可争议。不过,东关街是否属于大连市级文物保护单位,文物保护志愿者和大连市政府相关部门的说法却不一致。  在旅顺某博物馆工作的大连市民王帅,近两年一直在研究大连地区的近代史。他晒出数张图片证明东关街应该是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王帅提供的材料,是由辽宁省大连市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办公室于2011年11月编制的《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不可移动文物名录》(以下称“三普”名录)。在该材料的第十页里编号为210203-0009的就是东关街历史街区。其保护范围为“大连市西岗区北起鞍山路、南至宏济街,东起英华街、东关街、西至日新街”,保护级别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让王帅不解的是,确系市级文物保护单位的东关街至今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连一块文保标识都没看到”。  10月30日,数名工人拆卸东关街内老建筑的建筑构件。作为不可移动文物,东关街历史建筑群的命运引人关注。大连市民王先生供图  2015年9月,东关街旧城区改造工程启动,东关街的命运迎来转折点。  同年12月底,王帅就东关街的文保身份向大连市文化广播影视局提出投诉,认为东关街是文保单位,不宜进行破坏性地拆迁改造。  王帅获得的回复是,东关街近代建筑群并不是文物保护单位。大连市文化广播影视局给出的答复意见书写道:“经调查,东关街近代建筑群为第三次文物普查新发现,大连市文化局根据专家意见于2009年以近代建筑群的名义将其公布为不可移动文物名录,并公布了大致范围。在后来的3次文物保护单位申报、核定中,东关街近代建筑群都没能上升为任何级别的文物保护单位。”  这一说法等于否定了东关街近代建筑群的市级文物保护单位身份。澎湃新闻查询发现,在大连市政府2013年3月公布的大连市第六批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名单中,确实没有东关街近代建筑群。  10月25日,澎湃新闻就东关街近代建筑群的“身份”和保护问题致电辽宁省文化厅,得到的回复是,因此处文物是未定级的不可移动文物,具体由大连市文物管理部门负责,保护文物的具体方案可咨询大连市文物管理部门。  随后,大连市文化广播影视局文物管理处刘姓处长也向澎湃新闻确认,东关街近代建筑群不是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只是未定级的不可移动文物。此前“三普”名录将其定级为市级文保单位,是普查人员统计时的一个错误。至于是否就这个“错误”发布过公开的解释说明文件,刘姓处长表示记不清了。  大连市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办公室2011年11月编制的《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不可移动文物名录》显示,东关街历史街区被列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然而,南京文保学者、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副教授姚远则认为,即便东关街近代历史建筑群不是文物保护单位,只要是不可移动文物,就要受《文物保护法》的保护。“法律条文中规定的‘无法实施原址保护,必须迁移异地保护或者拆除的,应当报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批准’的对象并不限于文物保护单位。”姚远对澎湃新闻这样解释。  另外,姚远也指出,根据2014年1月《中国文物报》头版刊载的《国家文物局有关负责同志就郑州安氏古宅遭限期征迁一事接受本报记者专访》一文,时任国家文物局督察司司长叶春也强调,我国对不可移动文物依法施行分级保护制度,尚未核定公布为文物保护单位的不可移动文物,无论国有、私有,同样受到法律保护。  《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第二十条规定,建设工程选址,应当尽可能避开不可移动文物;因特殊情况不能避开的,对文物保护单位应当尽可能实施原址保护。无法实施原址保护,必须迁移异地保护或者拆除的,应当报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批准。  第二十一条也明确规定:“对不可移动文物进行修缮、保养、迁移,必须遵守不改变文物原状的原则。”  王帅认为,一处建筑群,最后如果只保留一座院落,这处文物的历史价值、文化价值也将大打折扣。“今天上午(10月25日),我发现已经有人过来拆了,把平和街61号房子的大门拆掉拿走了。”王帅对东关街的命运非常担忧。  10月25日,澎湃新闻从腾房拆迁现场了解到,拆大门一方是自称大连现代博物馆的工作人员,理由是这些门窗、砖石都是文物建筑构件,将妥善保存,日后将展出。  大连文物管理部门对此表示,将展开调查。  “闯关东”的历史见证  在于恩慈看来,东关街对大连的意义重大且深远。  东关街不是一条街,而是一片街区。20世纪初,日本侵占大连时,东关街一带,由于“闯关东”者众多,已成为“中国商业街”。  大连海事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大连城市规划100年(1899-1999)》一书提到,1905年9月至11月间,日本殖民者以“下层中国人的一般杂居,在卫生风纪方面有值得忧虑之处”为借口,又将居住南山的1.4万余名大连市区最早的先民强行迁至于此居住。  于恩慈介绍,这一类似种族隔离式的政策,却不经意间推动了西大连的发展,激发了民族的凝聚力和民族商业的繁荣。上世纪二三十年代,这一带的部分街道、建筑进行了重新规划与改造,慢慢形成了今天的格局。  这里还有宏济善堂和山东同乡会,可为闯关东的”海南丢“(泛指黄海、渤海以南过来闯关东的山东人)们提供各种帮助。“宏济善堂”也是大连第一个由中国人创办经营的社会慈善机构。  “这片老街区多以‘华’为名,暗含那个时代中华民族自强不息、对抗殖民者的意思。正是通过这个街区,‘海南丢’在这座城市扎根,塑造了城市的精神气质。从这个意义上说,东关街是大连移民城市的象征,也是一笔丰富的祖宗遗产。”  据于恩慈介绍,东关街是目前我国现存的最大最真实的一片“闯关东”遗迹。于恩慈说,从上世纪初至今,一批又一批的闯关东移民在此扎根。至解放初,占大连总人口85%的市民是闯关东移民。  东关街上的不少老字号,都是“闯关东”时中华民族守望相助的历史的见证。  据《大连日报》2009年7月的一篇题为《百年老店名方欲重新叫响》的文章介绍,辽宁省目前唯一一家有省级“非遗”身份的老字号药房“康德记”,其第二代传人1900年在“小岗子”(今大连西岗区)一带为贫困病人诊病发药,受到官方奖赏,被授予一块官方土地。而今,“康德记”的旧址还在东关街上,字迹隐约可辨。

东关街旧影。大连市民嵇先生供图  今年10月12日,大连市西岗区东关街旧城区房屋征收工作正式启动。东关街旧城区改造工程是西岗区“十三五”期间的“十大经济工程”之一。  据《大连日报》今年8月11日报道,东关街旧城区改造工程总投资额预计超过50亿元,改造后将建设大体量的高端商业商务区。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从大连市文化广播影视局文物管理处了解到,考虑到东关街是城市历史文化符号,将保留一个典型特征院落(华胜街28号院),并建成东关街历史博物馆,以珍藏这份城市记忆。  东关街启动拆迁的消息,让前来大连讲学的阮仪三先生感到遗憾。阮仪三是同济大学教授、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研究中心主任,有着“古城卫士”的美誉。  10月18日下午,阮仪三来到贴满各种拆迁标语、老房子被围挡住的大连东关街,进行实地查看。他认为,这是一处不应该拆的街区,“大连东关街历史街区是不可移动文物,是大连重要的历史遗迹,应该把它留住。”  澎湃新闻查询发现,多份材料、公开出版物均明确东关街历史街区(建筑群、近代建筑群)系不可移动文物。大连市文化广播影视局文物管理处刘姓处长也向澎湃新闻表示,东关街近代建筑群是未定级的不可移动文物,是重要的城市历史文化符号。但同时他也说,(东关街近代建筑群)能全保留下来当然最好,但如果需要的资金量太大,可能就要考虑怎么保护,也不是说一定要全部留下。  康德记”药房在东关街上的旧址。大连市民嵇先生摄于2011年7月。  “最破旧”街区之一  建于上世纪初的大连东关街,曾经繁华一时,是华商的聚集地。但历经百年风雨之后,如今的东关街,是大连市核心地段居住条件最差的街区之一。  位于大连城市核心地段的东关街,住宅密集狭小,建筑面积45平方米以下的房屋占总数八成。多数房屋破损严重。周边的配套设施也陈旧落后。与周边“高大上”的建筑环境相比,难免显得“脏乱差”。  大连东关街旧城改造工程,从2015年9月30日开始登记。《半岛晨报》去年10月9日在头版刊发《110年东关街开始旧城改造》一文,文中在介绍此次动迁背景时,提到“东关街旧城改造工程是附近居民关心的大事儿,大连市委、市政府以及西岗区委、区政府都非常重视,今年(2015年)9月19日正式取得了大连市国土资源和房屋局关于东关街旧城改造工程的批复,在前期准备的基础上,于9月28日正式成立东关街旧城改造工程动迁指挥部,经过2天的培训,于9月30日正式开始登记工作”。  一年之后,今年10月12日,大连市西岗区东关街旧城区房屋征收工作正式启动,共涉及2310户动迁居民。  土生土长的大连人王岩(化名)是一名普通工人,从1985年开始,就在这片街区内的华胜街一处二层小楼生活。一家三口居住在35平方米的小屋。王岩对澎湃新闻说,他早想从东关街搬出去,但没有足够的钱换好房子,“这里用公共旱厕,夏天味道很臭,用水和取暖也都不方便”。  东关理发社拆迁启动前旧貌。大连市民嵇先生供图。  王岩一家于10月20日前后办了交房手续。他说,根据此次拆迁方案,房屋面积不足45平方米的,一律按45平方米面积补偿,一平方米补偿1.6万元。此外,在房屋征收决定作出后30日(含30日)内完成搬迁并签订房屋征收补偿协议书的,每户给予5万元的搬迁奖励;45日(含45日)内完成搬迁并签订房屋征收补偿协议书的,每户给予4万元的搬迁奖励;60日(含60日)内完成搬迁并签订房屋征收补偿协议书的,每户给予3万元的搬迁奖励。算下来,王岩拿到了77万元的补偿款。  目前,王岩在租房生活,每个月可以拿到2000元的租房补贴。下一步会在哪里重新置业,还不确定。“(东关街)这个地方生活挺方便,离我工作地方也不远,但房价很贵,我打听了一下,周边一平方米要一万二左右,可能会远点买了。”  10月23日下午,澎湃新闻从东关街改造工程现场走访了解到,大多数居民都已搬离。有工人正在拆除无人居住的房屋的电表。多名还在坚守的居民称,其对补偿方案不满意。  近80岁的申奶奶和隔壁邻居共有一处房产证,居住面积一共不到40平方米,申奶奶自己住在不到20平方米的平房里。她把如此狭小的空间一分为二,在临街一侧开了一家食杂店。  “我这店已经开了快60年,是我全部生活来源,我没有退休金,让我搬走,以后怎么生活?”谈到腾房搬迁,申奶奶颇有些无奈。但她也明白,离开这里是迟早的事。  据《半岛晨报》24日报道,在房屋征收工作启动10天后,完成腾房搬迁居民数已超过70%。东关理发社牌匾已残缺不全。澎湃新闻记者 罗杰 图  “拆”和“留”的分歧  然而,在声势浩大的搬迁背后,关于东关街旧城区改造的争议一直没有停过。  对于东关街的争议无外乎分为两种:拆和留。支持改造拆迁的一派,多为东关街居民,认为这是改善民生之举;赞成保留的一派则认为,这是重要的城市人文史迹,安置居民,改善其居住条件,并不应以拆除老街为前提。  上文提到的东关街居民王岩就说,为了能让东关街早点动迁,他和邻居们都“往上面反映了好多次”。  而在大连地方史研究专家于恩慈看来,每一个城市都需要延续,大连需要保留城市记忆,“我们不能有一天找不到一丝的历史印证,也不愿意到老照片里去追寻那些城市的童年”。  于恩慈也坦言,从居住条件来看,现在的东关街确实不适合居住,老百姓改善民生的意愿是真真切切的,但这与留下老街并不矛盾。  对东关街,怎么改造利用是一道考题。东关街近代历史建筑群一角,此处是大连第一批不可移动文物。澎湃新闻记者 罗杰 图  于恩慈在自己的微信公号里写了很多关于大连老街、老建筑的文章。在他看来,城市要搞现代化发展无可厚非,但这与保护历史遗迹和文保单位不是”非此即彼“的选择。  阮仪三告诉澎湃新闻,大连东关街是重要的城市记忆,也是中国近代城市发展的重要节点和见证。更何况,东关街还是不可移动文物,城市改造者们应该对历史负责。  事实上,有关东关街的去留,早就引起多方讨论。2013年大连市“两会”上,这一问题就是备受关注的热点议题之一。  彼时,  民进大连市委提交了一份《关于改造东关街,建设大连民俗文化博物馆的提案》。民进大连市委阐述了这个提案的几大好处:一能满足老大连人的情感需要,又符合解决民生的大方向,还可以打造出一个“大连老街”的旅游产业链,留存记忆,并提升城市的文化品位。  在对这个提案的答复中,大连市西岗区政府透露出有关东关街改造规划的一个图景:经综合研究后发现,由于预保留建筑的原始业态多为照相馆、理发社、旅馆等服务业,今后在东关街改造过程中,如果无法进行保护性开发(修旧如故),将争取考虑率先将具有保护性价值的建筑拆除后统一在改造区域内集中模仿重建,在达到“保护文物”、“保护历史”的同时也会产生新的商业价值。  据大连市文物管理部门透露,此处建筑(华胜街28号院)将被保留改建成历史博物馆,这可能是东关街建筑群唯一获保留的建筑。澎湃新闻记者 罗杰 图  东关街现在几乎已被腾空。不乏年轻人希望对此善待利用,以增加城市活力。  大连年轻的建筑设计师小宇对澎湃新闻表示,现在全国各地都在做历史街区的活化,成都太古里、上海田子坊等都是成功的案例。  “净地再起千篇一律的商业综合体,怎能比得了新老碰撞融合的体验?”小宇从专业角度如是说。东关街的老建筑历经百年风雨,破旧程度可见一斑。澎湃新闻记者 罗杰 图  “文保”身份争议  事实上,东关街是拆还是留,不仅仅是人文情感的投射,还涉及到法律层面的问题。也就是阮仪三教授提到的,东关街近代历史建筑群是不可移动文物,受《文物保护法》保护,要拆除必须经过一定程序。  澎湃新闻查询发现,由国家文物局编撰2011年出版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移动文物目录(辽宁卷2-1)》中,“东关街历史街区”赫然在列。  由大连出版社2009年10月出版的《大连文物要览》也将“东关街建筑群”列入大连市第一批不可移动文物保护名录,同时,“东关街近代建筑群”也列入大连市历史建筑群名录。这本书是由大连市文化广播影视局(新闻出版和版权局、文物局)主编。  此外,大连出版社2014年7月出版的《大连文化遗产图录》一书介绍东关街历史建筑群时,也将其列入大连市第一批不可移动文物,同时明确了文物范围:西岗区北起鞍山路、南至宏济街,东起英华街和东关街、西至日新街的区域。该书的主编是时任大连市文化广播影视局局长王星航。  10月25日,澎湃新闻从东关街腾房拆迁现场了解到,有数名自称大连现代博物馆的工作人员,开始拆卸建筑构件,包括门窗、砖石等。他们称这些建筑构件将被妥善保存,日后展出。大连文物管理部门对此表示将展开调查。大连市民王先生供图  东关街历史街区(建筑群、近代建筑群)确系不可移动文物一事无可争议。不过,东关街是否属于大连市级文物保护单位,文物保护志愿者和大连市政府相关部门的说法却不一致。  在旅顺某博物馆工作的大连市民王帅,近两年一直在研究大连地区的近代史。他晒出数张图片证明东关街应该是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王帅提供的材料,是由辽宁省大连市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办公室于2011年11月编制的《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不可移动文物名录》(以下称“三普”名录)。在该材料的第十页里编号为210203-0009的就是东关街历史街区。其保护范围为“大连市西岗区北起鞍山路、南至宏济街,东起英华街、东关街、西至日新街”,保护级别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让王帅不解的是,确系市级文物保护单位的东关街至今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连一块文保标识都没看到”。  10月30日,数名工人拆卸东关街内老建筑的建筑构件。作为不可移动文物,东关街历史建筑群的命运引人关注。大连市民王先生供图  2015年9月,东关街旧城区改造工程启动,东关街的命运迎来转折点。  同年12月底,王帅就东关街的文保身份向大连市文化广播影视局提出投诉,认为东关街是文保单位,不宜进行破坏性地拆迁改造。  王帅获得的回复是,东关街近代建筑群并不是文物保护单位。大连市文化广播影视局给出的答复意见书写道:“经调查,东关街近代建筑群为第三次文物普查新发现,大连市文化局根据专家意见于2009年以近代建筑群的名义将其公布为不可移动文物名录,并公布了大致范围。在后来的3次文物保护单位申报、核定中,东关街近代建筑群都没能上升为任何级别的文物保护单位。”  这一说法等于否定了东关街近代建筑群的市级文物保护单位身份。澎湃新闻查询发现,在大连市政府2013年3月公布的大连市第六批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名单中,确实没有东关街近代建筑群。  10月25日,澎湃新闻就东关街近代建筑群的“身份”和保护问题致电辽宁省文化厅,得到的回复是,因此处文物是未定级的不可移动文物,具体由大连市文物管理部门负责,保护文物的具体方案可咨询大连市文物管理部门。  随后,大连市文化广播影视局文物管理处刘姓处长也向澎湃新闻确认,东关街近代建筑群不是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只是未定级的不可移动文物。此前“三普”名录将其定级为市级文保单位,是普查人员统计时的一个错误。至于是否就这个“错误”发布过公开的解释说明文件,刘姓处长表示记不清了。  大连市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办公室2011年11月编制的《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不可移动文物名录》显示,东关街历史街区被列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然而,南京文保学者、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副教授姚远则认为,即便东关街近代历史建筑群不是文物保护单位,只要是不可移动文物,就要受《文物保护法》的保护。“法律条文中规定的‘无法实施原址保护,必须迁移异地保护或者拆除的,应当报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批准’的对象并不限于文物保护单位。”姚远对澎湃新闻这样解释。  另外,姚远也指出,根据2014年1月《中国文物报》头版刊载的《国家文物局有关负责同志就郑州安氏古宅遭限期征迁一事接受本报记者专访》一文,时任国家文物局督察司司长叶春也强调,我国对不可移动文物依法施行分级保护制度,尚未核定公布为文物保护单位的不可移动文物,无论国有、私有,同样受到法律保护。  《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第二十条规定,建设工程选址,应当尽可能避开不可移动文物;因特殊情况不能避开的,对文物保护单位应当尽可能实施原址保护。无法实施原址保护,必须迁移异地保护或者拆除的,应当报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批准。  第二十一条也明确规定:“对不可移动文物进行修缮、保养、迁移,必须遵守不改变文物原状的原则。”  王帅认为,一处建筑群,最后如果只保留一座院落,这处文物的历史价值、文化价值也将大打折扣。“今天上午(10月25日),我发现已经有人过来拆了,把平和街61号房子的大门拆掉拿走了。”王帅对东关街的命运非常担忧。  10月25日,澎湃新闻从腾房拆迁现场了解到,拆大门一方是自称大连现代博物馆的工作人员,理由是这些门窗、砖石都是文物建筑构件,将妥善保存,日后将展出。  大连文物管理部门对此表示,将展开调查。  “闯关东”的历史见证  在于恩慈看来,东关街对大连的意义重大且深远。  东关街不是一条街,而是一片街区。20世纪初,日本侵占大连时,东关街一带,由于“闯关东”者众多,已成为“中国商业街”。  大连海事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大连城市规划100年(1899-1999)》一书提到,1905年9月至11月间,日本殖民者以“下层中国人的一般杂居,在卫生风纪方面有值得忧虑之处”为借口,又将居住南山的1.4万余名大连市区最早的先民强行迁至于此居住。  于恩慈介绍,这一类似种族隔离式的政策,却不经意间推动了西大连的发展,激发了民族的凝聚力和民族商业的繁荣。上世纪二三十年代,这一带的部分街道、建筑进行了重新规划与改造,慢慢形成了今天的格局。  这里还有宏济善堂和山东同乡会,可为闯关东的”海南丢“(泛指黄海、渤海以南过来闯关东的山东人)们提供各种帮助。“宏济善堂”也是大连第一个由中国人创办经营的社会慈善机构。  “这片老街区多以‘华’为名,暗含那个时代中华民族自强不息、对抗殖民者的意思。正是通过这个街区,‘海南丢’在这座城市扎根,塑造了城市的精神气质。从这个意义上说,东关街是大连移民城市的象征,也是一笔丰富的祖宗遗产。”  据于恩慈介绍,东关街是目前我国现存的最大最真实的一片“闯关东”遗迹。于恩慈说,从上世纪初至今,一批又一批的闯关东移民在此扎根。至解放初,占大连总人口85%的市民是闯关东移民。  东关街上的不少老字号,都是“闯关东”时中华民族守望相助的历史的见证。  据《大连日报》2009年7月的一篇题为《百年老店名方欲重新叫响》的文章介绍,辽宁省目前唯一一家有省级“非遗”身份的老字号药房“康德记”,其第二代传人1900年在“小岗子”(今大连西岗区)一带为贫困病人诊病发药,受到官方奖赏,被授予一块官方土地。而今,“康德记”的旧址还在东关街上,字迹隐约可辨。

东关街旧影。大连市民嵇先生供图  今年10月12日,大连市西岗区东关街旧城区房屋征收工作正式启动。东关街旧城区改造工程是西岗区“十三五”期间的“十大经济工程”之一。  据《大连日报》今年8月11日报道,东关街旧城区改造工程总投资额预计超过50亿元,改造后将建设大体量的高端商业商务区。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从大连市文化广播影视局文物管理处了解到,考虑到东关街是城市历史文化符号,将保留一个典型特征院落(华胜街28号院),并建成东关街历史博物馆,以珍藏这份城市记忆。  东关街启动拆迁的消息,让前来大连讲学的阮仪三先生感到遗憾。阮仪三是同济大学教授、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研究中心主任,有着“古城卫士”的美誉。  10月18日下午,阮仪三来到贴满各种拆迁标语、老房子被围挡住的大连东关街,进行实地查看。他认为,这是一处不应该拆的街区,“大连东关街历史街区是不可移动文物,是大连重要的历史遗迹,应该把它留住。”  澎湃新闻查询发现,多份材料、公开出版物均明确东关街历史街区(建筑群、近代建筑群)系不可移动文物。大连市文化广播影视局文物管理处刘姓处长也向澎湃新闻表示,东关街近代建筑群是未定级的不可移动文物,是重要的城市历史文化符号。但同时他也说,(东关街近代建筑群)能全保留下来当然最好,但如果需要的资金量太大,可能就要考虑怎么保护,也不是说一定要全部留下。  康德记”药房在东关街上的旧址。大连市民嵇先生摄于2011年7月。  “最破旧”街区之一  建于上世纪初的大连东关街,曾经繁华一时,是华商的聚集地。但历经百年风雨之后,如今的东关街,是大连市核心地段居住条件最差的街区之一。  位于大连城市核心地段的东关街,住宅密集狭小,建筑面积45平方米以下的房屋占总数八成。多数房屋破损严重。周边的配套设施也陈旧落后。与周边“高大上”的建筑环境相比,难免显得“脏乱差”。  大连东关街旧城改造工程,从2015年9月30日开始登记。《半岛晨报》去年10月9日在头版刊发《110年东关街开始旧城改造》一文,文中在介绍此次动迁背景时,提到“东关街旧城改造工程是附近居民关心的大事儿,大连市委、市政府以及西岗区委、区政府都非常重视,今年(2015年)9月19日正式取得了大连市国土资源和房屋局关于东关街旧城改造工程的批复,在前期准备的基础上,于9月28日正式成立东关街旧城改造工程动迁指挥部,经过2天的培训,于9月30日正式开始登记工作”。  一年之后,今年10月12日,大连市西岗区东关街旧城区房屋征收工作正式启动,共涉及2310户动迁居民。  土生土长的大连人王岩(化名)是一名普通工人,从1985年开始,就在这片街区内的华胜街一处二层小楼生活。一家三口居住在35平方米的小屋。王岩对澎湃新闻说,他早想从东关街搬出去,但没有足够的钱换好房子,“这里用公共旱厕,夏天味道很臭,用水和取暖也都不方便”。  东关理发社拆迁启动前旧貌。大连市民嵇先生供图。  王岩一家于10月20日前后办了交房手续。他说,根据此次拆迁方案,房屋面积不足45平方米的,一律按45平方米面积补偿,一平方米补偿1.6万元。此外,在房屋征收决定作出后30日(含30日)内完成搬迁并签订房屋征收补偿协议书的,每户给予5万元的搬迁奖励;45日(含45日)内完成搬迁并签订房屋征收补偿协议书的,每户给予4万元的搬迁奖励;60日(含60日)内完成搬迁并签订房屋征收补偿协议书的,每户给予3万元的搬迁奖励。算下来,王岩拿到了77万元的补偿款。  目前,王岩在租房生活,每个月可以拿到2000元的租房补贴。下一步会在哪里重新置业,还不确定。“(东关街)这个地方生活挺方便,离我工作地方也不远,但房价很贵,我打听了一下,周边一平方米要一万二左右,可能会远点买了。”  10月23日下午,澎湃新闻从东关街改造工程现场走访了解到,大多数居民都已搬离。有工人正在拆除无人居住的房屋的电表。多名还在坚守的居民称,其对补偿方案不满意。  近80岁的申奶奶和隔壁邻居共有一处房产证,居住面积一共不到40平方米,申奶奶自己住在不到20平方米的平房里。她把如此狭小的空间一分为二,在临街一侧开了一家食杂店。  “我这店已经开了快60年,是我全部生活来源,我没有退休金,让我搬走,以后怎么生活?”谈到腾房搬迁,申奶奶颇有些无奈。但她也明白,离开这里是迟早的事。  据《半岛晨报》24日报道,在房屋征收工作启动10天后,完成腾房搬迁居民数已超过70%。东关理发社牌匾已残缺不全。澎湃新闻记者 罗杰 图  “拆”和“留”的分歧  然而,在声势浩大的搬迁背后,关于东关街旧城区改造的争议一直没有停过。  对于东关街的争议无外乎分为两种:拆和留。支持改造拆迁的一派,多为东关街居民,认为这是改善民生之举;赞成保留的一派则认为,这是重要的城市人文史迹,安置居民,改善其居住条件,并不应以拆除老街为前提。  上文提到的东关街居民王岩就说,为了能让东关街早点动迁,他和邻居们都“往上面反映了好多次”。  而在大连地方史研究专家于恩慈看来,每一个城市都需要延续,大连需要保留城市记忆,“我们不能有一天找不到一丝的历史印证,也不愿意到老照片里去追寻那些城市的童年”。  于恩慈也坦言,从居住条件来看,现在的东关街确实不适合居住,老百姓改善民生的意愿是真真切切的,但这与留下老街并不矛盾。  对东关街,怎么改造利用是一道考题。东关街近代历史建筑群一角,此处是大连第一批不可移动文物。澎湃新闻记者 罗杰 图  于恩慈在自己的微信公号里写了很多关于大连老街、老建筑的文章。在他看来,城市要搞现代化发展无可厚非,但这与保护历史遗迹和文保单位不是”非此即彼“的选择。  阮仪三告诉澎湃新闻,大连东关街是重要的城市记忆,也是中国近代城市发展的重要节点和见证。更何况,东关街还是不可移动文物,城市改造者们应该对历史负责。  事实上,有关东关街的去留,早就引起多方讨论。2013年大连市“两会”上,这一问题就是备受关注的热点议题之一。  彼时,  民进大连市委提交了一份《关于改造东关街,建设大连民俗文化博物馆的提案》。民进大连市委阐述了这个提案的几大好处:一能满足老大连人的情感需要,又符合解决民生的大方向,还可以打造出一个“大连老街”的旅游产业链,留存记忆,并提升城市的文化品位。  在对这个提案的答复中,大连市西岗区政府透露出有关东关街改造规划的一个图景:经综合研究后发现,由于预保留建筑的原始业态多为照相馆、理发社、旅馆等服务业,今后在东关街改造过程中,如果无法进行保护性开发(修旧如故),将争取考虑率先将具有保护性价值的建筑拆除后统一在改造区域内集中模仿重建,在达到“保护文物”、“保护历史”的同时也会产生新的商业价值。  据大连市文物管理部门透露,此处建筑(华胜街28号院)将被保留改建成历史博物馆,这可能是东关街建筑群唯一获保留的建筑。澎湃新闻记者 罗杰 图  东关街现在几乎已被腾空。不乏年轻人希望对此善待利用,以增加城市活力。  大连年轻的建筑设计师小宇对澎湃新闻表示,现在全国各地都在做历史街区的活化,成都太古里、上海田子坊等都是成功的案例。  “净地再起千篇一律的商业综合体,怎能比得了新老碰撞融合的体验?”小宇从专业角度如是说。东关街的老建筑历经百年风雨,破旧程度可见一斑。澎湃新闻记者 罗杰 图  “文保”身份争议  事实上,东关街是拆还是留,不仅仅是人文情感的投射,还涉及到法律层面的问题。也就是阮仪三教授提到的,东关街近代历史建筑群是不可移动文物,受《文物保护法》保护,要拆除必须经过一定程序。  澎湃新闻查询发现,由国家文物局编撰2011年出版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移动文物目录(辽宁卷2-1)》中,“东关街历史街区”赫然在列。  由大连出版社2009年10月出版的《大连文物要览》也将“东关街建筑群”列入大连市第一批不可移动文物保护名录,同时,“东关街近代建筑群”也列入大连市历史建筑群名录。这本书是由大连市文化广播影视局(新闻出版和版权局、文物局)主编。  此外,大连出版社2014年7月出版的《大连文化遗产图录》一书介绍东关街历史建筑群时,也将其列入大连市第一批不可移动文物,同时明确了文物范围:西岗区北起鞍山路、南至宏济街,东起英华街和东关街、西至日新街的区域。该书的主编是时任大连市文化广播影视局局长王星航。  10月25日,澎湃新闻从东关街腾房拆迁现场了解到,有数名自称大连现代博物馆的工作人员,开始拆卸建筑构件,包括门窗、砖石等。他们称这些建筑构件将被妥善保存,日后展出。大连文物管理部门对此表示将展开调查。大连市民王先生供图  东关街历史街区(建筑群、近代建筑群)确系不可移动文物一事无可争议。不过,东关街是否属于大连市级文物保护单位,文物保护志愿者和大连市政府相关部门的说法却不一致。  在旅顺某博物馆工作的大连市民王帅,近两年一直在研究大连地区的近代史。他晒出数张图片证明东关街应该是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王帅提供的材料,是由辽宁省大连市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办公室于2011年11月编制的《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不可移动文物名录》(以下称“三普”名录)。在该材料的第十页里编号为210203-0009的就是东关街历史街区。其保护范围为“大连市西岗区北起鞍山路、南至宏济街,东起英华街、东关街、西至日新街”,保护级别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让王帅不解的是,确系市级文物保护单位的东关街至今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连一块文保标识都没看到”。  10月30日,数名工人拆卸东关街内老建筑的建筑构件。作为不可移动文物,东关街历史建筑群的命运引人关注。大连市民王先生供图  2015年9月,东关街旧城区改造工程启动,东关街的命运迎来转折点。  同年12月底,王帅就东关街的文保身份向大连市文化广播影视局提出投诉,认为东关街是文保单位,不宜进行破坏性地拆迁改造。  王帅获得的回复是,东关街近代建筑群并不是文物保护单位。大连市文化广播影视局给出的答复意见书写道:“经调查,东关街近代建筑群为第三次文物普查新发现,大连市文化局根据专家意见于2009年以近代建筑群的名义将其公布为不可移动文物名录,并公布了大致范围。在后来的3次文物保护单位申报、核定中,东关街近代建筑群都没能上升为任何级别的文物保护单位。”  这一说法等于否定了东关街近代建筑群的市级文物保护单位身份。澎湃新闻查询发现,在大连市政府2013年3月公布的大连市第六批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名单中,确实没有东关街近代建筑群。  10月25日,澎湃新闻就东关街近代建筑群的“身份”和保护问题致电辽宁省文化厅,得到的回复是,因此处文物是未定级的不可移动文物,具体由大连市文物管理部门负责,保护文物的具体方案可咨询大连市文物管理部门。  随后,大连市文化广播影视局文物管理处刘姓处长也向澎湃新闻确认,东关街近代建筑群不是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只是未定级的不可移动文物。此前“三普”名录将其定级为市级文保单位,是普查人员统计时的一个错误。至于是否就这个“错误”发布过公开的解释说明文件,刘姓处长表示记不清了。  大连市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办公室2011年11月编制的《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不可移动文物名录》显示,东关街历史街区被列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然而,南京文保学者、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副教授姚远则认为,即便东关街近代历史建筑群不是文物保护单位,只要是不可移动文物,就要受《文物保护法》的保护。“法律条文中规定的‘无法实施原址保护,必须迁移异地保护或者拆除的,应当报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批准’的对象并不限于文物保护单位。”姚远对澎湃新闻这样解释。  另外,姚远也指出,根据2014年1月《中国文物报》头版刊载的《国家文物局有关负责同志就郑州安氏古宅遭限期征迁一事接受本报记者专访》一文,时任国家文物局督察司司长叶春也强调,我国对不可移动文物依法施行分级保护制度,尚未核定公布为文物保护单位的不可移动文物,无论国有、私有,同样受到法律保护。  《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第二十条规定,建设工程选址,应当尽可能避开不可移动文物;因特殊情况不能避开的,对文物保护单位应当尽可能实施原址保护。无法实施原址保护,必须迁移异地保护或者拆除的,应当报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批准。  第二十一条也明确规定:“对不可移动文物进行修缮、保养、迁移,必须遵守不改变文物原状的原则。”  王帅认为,一处建筑群,最后如果只保留一座院落,这处文物的历史价值、文化价值也将大打折扣。“今天上午(10月25日),我发现已经有人过来拆了,把平和街61号房子的大门拆掉拿走了。”王帅对东关街的命运非常担忧。  10月25日,澎湃新闻从腾房拆迁现场了解到,拆大门一方是自称大连现代博物馆的工作人员,理由是这些门窗、砖石都是文物建筑构件,将妥善保存,日后将展出。  大连文物管理部门对此表示,将展开调查。  “闯关东”的历史见证  在于恩慈看来,东关街对大连的意义重大且深远。  东关街不是一条街,而是一片街区。20世纪初,日本侵占大连时,东关街一带,由于“闯关东”者众多,已成为“中国商业街”。  大连海事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大连城市规划100年(1899-1999)》一书提到,1905年9月至11月间,日本殖民者以“下层中国人的一般杂居,在卫生风纪方面有值得忧虑之处”为借口,又将居住南山的1.4万余名大连市区最早的先民强行迁至于此居住。  于恩慈介绍,这一类似种族隔离式的政策,却不经意间推动了西大连的发展,激发了民族的凝聚力和民族商业的繁荣。上世纪二三十年代,这一带的部分街道、建筑进行了重新规划与改造,慢慢形成了今天的格局。  这里还有宏济善堂和山东同乡会,可为闯关东的”海南丢“(泛指黄海、渤海以南过来闯关东的山东人)们提供各种帮助。“宏济善堂”也是大连第一个由中国人创办经营的社会慈善机构。  “这片老街区多以‘华’为名,暗含那个时代中华民族自强不息、对抗殖民者的意思。正是通过这个街区,‘海南丢’在这座城市扎根,塑造了城市的精神气质。从这个意义上说,东关街是大连移民城市的象征,也是一笔丰富的祖宗遗产。”  据于恩慈介绍,东关街是目前我国现存的最大最真实的一片“闯关东”遗迹。于恩慈说,从上世纪初至今,一批又一批的闯关东移民在此扎根。至解放初,占大连总人口85%的市民是闯关东移民。  东关街上的不少老字号,都是“闯关东”时中华民族守望相助的历史的见证。  据《大连日报》2009年7月的一篇题为《百年老店名方欲重新叫响》的文章介绍,辽宁省目前唯一一家有省级“非遗”身份的老字号药房“康德记”,其第二代传人1900年在“小岗子”(今大连西岗区)一带为贫困病人诊病发药,受到官方奖赏,被授予一块官方土地。而今,“康德记”的旧址还在东关街上,字迹隐约可辨。

东关街旧影。大连市民嵇先生供图  今年10月12日,大连市西岗区东关街旧城区房屋征收工作正式启动。东关街旧城区改造工程是西岗区“十三五”期间的“十大经济工程”之一。  据《大连日报》今年8月11日报道,东关街旧城区改造工程总投资额预计超过50亿元,改造后将建设大体量的高端商业商务区。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从大连市文化广播影视局文物管理处了解到,考虑到东关街是城市历史文化符号,将保留一个典型特征院落(华胜街28号院),并建成东关街历史博物馆,以珍藏这份城市记忆。  东关街启动拆迁的消息,让前来大连讲学的阮仪三先生感到遗憾。阮仪三是同济大学教授、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研究中心主任,有着“古城卫士”的美誉。  10月18日下午,阮仪三来到贴满各种拆迁标语、老房子被围挡住的大连东关街,进行实地查看。他认为,这是一处不应该拆的街区,“大连东关街历史街区是不可移动文物,是大连重要的历史遗迹,应该把它留住。”  澎湃新闻查询发现,多份材料、公开出版物均明确东关街历史街区(建筑群、近代建筑群)系不可移动文物。大连市文化广播影视局文物管理处刘姓处长也向澎湃新闻表示,东关街近代建筑群是未定级的不可移动文物,是重要的城市历史文化符号。但同时他也说,(东关街近代建筑群)能全保留下来当然最好,但如果需要的资金量太大,可能就要考虑怎么保护,也不是说一定要全部留下。  康德记”药房在东关街上的旧址。大连市民嵇先生摄于2011年7月。  “最破旧”街区之一  建于上世纪初的大连东关街,曾经繁华一时,是华商的聚集地。但历经百年风雨之后,如今的东关街,是大连市核心地段居住条件最差的街区之一。  位于大连城市核心地段的东关街,住宅密集狭小,建筑面积45平方米以下的房屋占总数八成。多数房屋破损严重。周边的配套设施也陈旧落后。与周边“高大上”的建筑环境相比,难免显得“脏乱差”。  大连东关街旧城改造工程,从2015年9月30日开始登记。《半岛晨报》去年10月9日在头版刊发《110年东关街开始旧城改造》一文,文中在介绍此次动迁背景时,提到“东关街旧城改造工程是附近居民关心的大事儿,大连市委、市政府以及西岗区委、区政府都非常重视,今年(2015年)9月19日正式取得了大连市国土资源和房屋局关于东关街旧城改造工程的批复,在前期准备的基础上,于9月28日正式成立东关街旧城改造工程动迁指挥部,经过2天的培训,于9月30日正式开始登记工作”。  一年之后,今年10月12日,大连市西岗区东关街旧城区房屋征收工作正式启动,共涉及2310户动迁居民。  土生土长的大连人王岩(化名)是一名普通工人,从1985年开始,就在这片街区内的华胜街一处二层小楼生活。一家三口居住在35平方米的小屋。王岩对澎湃新闻说,他早想从东关街搬出去,但没有足够的钱换好房子,“这里用公共旱厕,夏天味道很臭,用水和取暖也都不方便”。  东关理发社拆迁启动前旧貌。大连市民嵇先生供图。  王岩一家于10月20日前后办了交房手续。他说,根据此次拆迁方案,房屋面积不足45平方米的,一律按45平方米面积补偿,一平方米补偿1.6万元。此外,在房屋征收决定作出后30日(含30日)内完成搬迁并签订房屋征收补偿协议书的,每户给予5万元的搬迁奖励;45日(含45日)内完成搬迁并签订房屋征收补偿协议书的,每户给予4万元的搬迁奖励;60日(含60日)内完成搬迁并签订房屋征收补偿协议书的,每户给予3万元的搬迁奖励。算下来,王岩拿到了77万元的补偿款。  目前,王岩在租房生活,每个月可以拿到2000元的租房补贴。下一步会在哪里重新置业,还不确定。“(东关街)这个地方生活挺方便,离我工作地方也不远,但房价很贵,我打听了一下,周边一平方米要一万二左右,可能会远点买了。”  10月23日下午,澎湃新闻从东关街改造工程现场走访了解到,大多数居民都已搬离。有工人正在拆除无人居住的房屋的电表。多名还在坚守的居民称,其对补偿方案不满意。  近80岁的申奶奶和隔壁邻居共有一处房产证,居住面积一共不到40平方米,申奶奶自己住在不到20平方米的平房里。她把如此狭小的空间一分为二,在临街一侧开了一家食杂店。  “我这店已经开了快60年,是我全部生活来源,我没有退休金,让我搬走,以后怎么生活?”谈到腾房搬迁,申奶奶颇有些无奈。但她也明白,离开这里是迟早的事。  据《半岛晨报》24日报道,在房屋征收工作启动10天后,完成腾房搬迁居民数已超过70%。东关理发社牌匾已残缺不全。澎湃新闻记者 罗杰 图  “拆”和“留”的分歧  然而,在声势浩大的搬迁背后,关于东关街旧城区改造的争议一直没有停过。  对于东关街的争议无外乎分为两种:拆和留。支持改造拆迁的一派,多为东关街居民,认为这是改善民生之举;赞成保留的一派则认为,这是重要的城市人文史迹,安置居民,改善其居住条件,并不应以拆除老街为前提。  上文提到的东关街居民王岩就说,为了能让东关街早点动迁,他和邻居们都“往上面反映了好多次”。  而在大连地方史研究专家于恩慈看来,每一个城市都需要延续,大连需要保留城市记忆,“我们不能有一天找不到一丝的历史印证,也不愿意到老照片里去追寻那些城市的童年”。  于恩慈也坦言,从居住条件来看,现在的东关街确实不适合居住,老百姓改善民生的意愿是真真切切的,但这与留下老街并不矛盾。  对东关街,怎么改造利用是一道考题。东关街近代历史建筑群一角,此处是大连第一批不可移动文物。澎湃新闻记者 罗杰 图  于恩慈在自己的微信公号里写了很多关于大连老街、老建筑的文章。在他看来,城市要搞现代化发展无可厚非,但这与保护历史遗迹和文保单位不是”非此即彼“的选择。  阮仪三告诉澎湃新闻,大连东关街是重要的城市记忆,也是中国近代城市发展的重要节点和见证。更何况,东关街还是不可移动文物,城市改造者们应该对历史负责。  事实上,有关东关街的去留,早就引起多方讨论。2013年大连市“两会”上,这一问题就是备受关注的热点议题之一。  彼时,  民进大连市委提交了一份《关于改造东关街,建设大连民俗文化博物馆的提案》。民进大连市委阐述了这个提案的几大好处:一能满足老大连人的情感需要,又符合解决民生的大方向,还可以打造出一个“大连老街”的旅游产业链,留存记忆,并提升城市的文化品位。  在对这个提案的答复中,大连市西岗区政府透露出有关东关街改造规划的一个图景:经综合研究后发现,由于预保留建筑的原始业态多为照相馆、理发社、旅馆等服务业,今后在东关街改造过程中,如果无法进行保护性开发(修旧如故),将争取考虑率先将具有保护性价值的建筑拆除后统一在改造区域内集中模仿重建,在达到“保护文物”、“保护历史”的同时也会产生新的商业价值。  据大连市文物管理部门透露,此处建筑(华胜街28号院)将被保留改建成历史博物馆,这可能是东关街建筑群唯一获保留的建筑。澎湃新闻记者 罗杰 图  东关街现在几乎已被腾空。不乏年轻人希望对此善待利用,以增加城市活力。  大连年轻的建筑设计师小宇对澎湃新闻表示,现在全国各地都在做历史街区的活化,成都太古里、上海田子坊等都是成功的案例。  “净地再起千篇一律的商业综合体,怎能比得了新老碰撞融合的体验?”小宇从专业角度如是说。东关街的老建筑历经百年风雨,破旧程度可见一斑。澎湃新闻记者 罗杰 图  “文保”身份争议  事实上,东关街是拆还是留,不仅仅是人文情感的投射,还涉及到法律层面的问题。也就是阮仪三教授提到的,东关街近代历史建筑群是不可移动文物,受《文物保护法》保护,要拆除必须经过一定程序。  澎湃新闻查询发现,由国家文物局编撰2011年出版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移动文物目录(辽宁卷2-1)》中,“东关街历史街区”赫然在列。  由大连出版社2009年10月出版的《大连文物要览》也将“东关街建筑群”列入大连市第一批不可移动文物保护名录,同时,“东关街近代建筑群”也列入大连市历史建筑群名录。这本书是由大连市文化广播影视局(新闻出版和版权局、文物局)主编。  此外,大连出版社2014年7月出版的《大连文化遗产图录》一书介绍东关街历史建筑群时,也将其列入大连市第一批不可移动文物,同时明确了文物范围:西岗区北起鞍山路、南至宏济街,东起英华街和东关街、西至日新街的区域。该书的主编是时任大连市文化广播影视局局长王星航。  10月25日,澎湃新闻从东关街腾房拆迁现场了解到,有数名自称大连现代博物馆的工作人员,开始拆卸建筑构件,包括门窗、砖石等。他们称这些建筑构件将被妥善保存,日后展出。大连文物管理部门对此表示将展开调查。大连市民王先生供图  东关街历史街区(建筑群、近代建筑群)确系不可移动文物一事无可争议。不过,东关街是否属于大连市级文物保护单位,文物保护志愿者和大连市政府相关部门的说法却不一致。  在旅顺某博物馆工作的大连市民王帅,近两年一直在研究大连地区的近代史。他晒出数张图片证明东关街应该是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王帅提供的材料,是由辽宁省大连市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办公室于2011年11月编制的《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不可移动文物名录》(以下称“三普”名录)。在该材料的第十页里编号为210203-0009的就是东关街历史街区。其保护范围为“大连市西岗区北起鞍山路、南至宏济街,东起英华街、东关街、西至日新街”,保护级别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让王帅不解的是,确系市级文物保护单位的东关街至今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连一块文保标识都没看到”。  10月30日,数名工人拆卸东关街内老建筑的建筑构件。作为不可移动文物,东关街历史建筑群的命运引人关注。大连市民王先生供图  2015年9月,东关街旧城区改造工程启动,东关街的命运迎来转折点。  同年12月底,王帅就东关街的文保身份向大连市文化广播影视局提出投诉,认为东关街是文保单位,不宜进行破坏性地拆迁改造。  王帅获得的回复是,东关街近代建筑群并不是文物保护单位。大连市文化广播影视局给出的答复意见书写道:“经调查,东关街近代建筑群为第三次文物普查新发现,大连市文化局根据专家意见于2009年以近代建筑群的名义将其公布为不可移动文物名录,并公布了大致范围。在后来的3次文物保护单位申报、核定中,东关街近代建筑群都没能上升为任何级别的文物保护单位。”  这一说法等于否定了东关街近代建筑群的市级文物保护单位身份。澎湃新闻查询发现,在大连市政府2013年3月公布的大连市第六批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名单中,确实没有东关街近代建筑群。  10月25日,澎湃新闻就东关街近代建筑群的“身份”和保护问题致电辽宁省文化厅,得到的回复是,因此处文物是未定级的不可移动文物,具体由大连市文物管理部门负责,保护文物的具体方案可咨询大连市文物管理部门。  随后,大连市文化广播影视局文物管理处刘姓处长也向澎湃新闻确认,东关街近代建筑群不是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只是未定级的不可移动文物。此前“三普”名录将其定级为市级文保单位,是普查人员统计时的一个错误。至于是否就这个“错误”发布过公开的解释说明文件,刘姓处长表示记不清了。  大连市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办公室2011年11月编制的《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不可移动文物名录》显示,东关街历史街区被列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然而,南京文保学者、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副教授姚远则认为,即便东关街近代历史建筑群不是文物保护单位,只要是不可移动文物,就要受《文物保护法》的保护。“法律条文中规定的‘无法实施原址保护,必须迁移异地保护或者拆除的,应当报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批准’的对象并不限于文物保护单位。”姚远对澎湃新闻这样解释。  另外,姚远也指出,根据2014年1月《中国文物报》头版刊载的《国家文物局有关负责同志就郑州安氏古宅遭限期征迁一事接受本报记者专访》一文,时任国家文物局督察司司长叶春也强调,我国对不可移动文物依法施行分级保护制度,尚未核定公布为文物保护单位的不可移动文物,无论国有、私有,同样受到法律保护。  《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第二十条规定,建设工程选址,应当尽可能避开不可移动文物;因特殊情况不能避开的,对文物保护单位应当尽可能实施原址保护。无法实施原址保护,必须迁移异地保护或者拆除的,应当报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批准。  第二十一条也明确规定:“对不可移动文物进行修缮、保养、迁移,必须遵守不改变文物原状的原则。”  王帅认为,一处建筑群,最后如果只保留一座院落,这处文物的历史价值、文化价值也将大打折扣。“今天上午(10月25日),我发现已经有人过来拆了,把平和街61号房子的大门拆掉拿走了。”王帅对东关街的命运非常担忧。  10月25日,澎湃新闻从腾房拆迁现场了解到,拆大门一方是自称大连现代博物馆的工作人员,理由是这些门窗、砖石都是文物建筑构件,将妥善保存,日后将展出。  大连文物管理部门对此表示,将展开调查。  “闯关东”的历史见证  在于恩慈看来,东关街对大连的意义重大且深远。  东关街不是一条街,而是一片街区。20世纪初,日本侵占大连时,东关街一带,由于“闯关东”者众多,已成为“中国商业街”。  大连海事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大连城市规划100年(1899-1999)》一书提到,1905年9月至11月间,日本殖民者以“下层中国人的一般杂居,在卫生风纪方面有值得忧虑之处”为借口,又将居住南山的1.4万余名大连市区最早的先民强行迁至于此居住。  于恩慈介绍,这一类似种族隔离式的政策,却不经意间推动了西大连的发展,激发了民族的凝聚力和民族商业的繁荣。上世纪二三十年代,这一带的部分街道、建筑进行了重新规划与改造,慢慢形成了今天的格局。  这里还有宏济善堂和山东同乡会,可为闯关东的”海南丢“(泛指黄海、渤海以南过来闯关东的山东人)们提供各种帮助。“宏济善堂”也是大连第一个由中国人创办经营的社会慈善机构。  “这片老街区多以‘华’为名,暗含那个时代中华民族自强不息、对抗殖民者的意思。正是通过这个街区,‘海南丢’在这座城市扎根,塑造了城市的精神气质。从这个意义上说,东关街是大连移民城市的象征,也是一笔丰富的祖宗遗产。”  据于恩慈介绍,东关街是目前我国现存的最大最真实的一片“闯关东”遗迹。于恩慈说,从上世纪初至今,一批又一批的闯关东移民在此扎根。至解放初,占大连总人口85%的市民是闯关东移民。  东关街上的不少老字号,都是“闯关东”时中华民族守望相助的历史的见证。  据《大连日报》2009年7月的一篇题为《百年老店名方欲重新叫响》的文章介绍,辽宁省目前唯一一家有省级“非遗”身份的老字号药房“康德记”,其第二代传人1900年在“小岗子”(今大连西岗区)一带为贫困病人诊病发药,受到官方奖赏,被授予一块官方土地。而今,“康德记”的旧址还在东关街上,字迹隐约可辨。

东关街旧影。大连市民嵇先生供图  今年10月12日,大连市西岗区东关街旧城区房屋征收工作正式启动。东关街旧城区改造工程是西岗区“十三五”期间的“十大经济工程”之一。  据《大连日报》今年8月11日报道,东关街旧城区改造工程总投资额预计超过50亿元,改造后将建设大体量的高端商业商务区。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从大连市文化广播影视局文物管理处了解到,考虑到东关街是城市历史文化符号,将保留一个典型特征院落(华胜街28号院),并建成东关街历史博物馆,以珍藏这份城市记忆。  东关街启动拆迁的消息,让前来大连讲学的阮仪三先生感到遗憾。阮仪三是同济大学教授、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研究中心主任,有着“古城卫士”的美誉。  10月18日下午,阮仪三来到贴满各种拆迁标语、老房子被围挡住的大连东关街,进行实地查看。他认为,这是一处不应该拆的街区,“大连东关街历史街区是不可移动文物,是大连重要的历史遗迹,应该把它留住。”  澎湃新闻查询发现,多份材料、公开出版物均明确东关街历史街区(建筑群、近代建筑群)系不可移动文物。大连市文化广播影视局文物管理处刘姓处长也向澎湃新闻表示,东关街近代建筑群是未定级的不可移动文物,是重要的城市历史文化符号。但同时他也说,(东关街近代建筑群)能全保留下来当然最好,但如果需要的资金量太大,可能就要考虑怎么保护,也不是说一定要全部留下。  康德记”药房在东关街上的旧址。大连市民嵇先生摄于2011年7月。  “最破旧”街区之一  建于上世纪初的大连东关街,曾经繁华一时,是华商的聚集地。但历经百年风雨之后,如今的东关街,是大连市核心地段居住条件最差的街区之一。  位于大连城市核心地段的东关街,住宅密集狭小,建筑面积45平方米以下的房屋占总数八成。多数房屋破损严重。周边的配套设施也陈旧落后。与周边“高大上”的建筑环境相比,难免显得“脏乱差”。  大连东关街旧城改造工程,从2015年9月30日开始登记。《半岛晨报》去年10月9日在头版刊发《110年东关街开始旧城改造》一文,文中在介绍此次动迁背景时,提到“东关街旧城改造工程是附近居民关心的大事儿,大连市委、市政府以及西岗区委、区政府都非常重视,今年(2015年)9月19日正式取得了大连市国土资源和房屋局关于东关街旧城改造工程的批复,在前期准备的基础上,于9月28日正式成立东关街旧城改造工程动迁指挥部,经过2天的培训,于9月30日正式开始登记工作”。  一年之后,今年10月12日,大连市西岗区东关街旧城区房屋征收工作正式启动,共涉及2310户动迁居民。  土生土长的大连人王岩(化名)是一名普通工人,从1985年开始,就在这片街区内的华胜街一处二层小楼生活。一家三口居住在35平方米的小屋。王岩对澎湃新闻说,他早想从东关街搬出去,但没有足够的钱换好房子,“这里用公共旱厕,夏天味道很臭,用水和取暖也都不方便”。  东关理发社拆迁启动前旧貌。大连市民嵇先生供图。  王岩一家于10月20日前后办了交房手续。他说,根据此次拆迁方案,房屋面积不足45平方米的,一律按45平方米面积补偿,一平方米补偿1.6万元。此外,在房屋征收决定作出后30日(含30日)内完成搬迁并签订房屋征收补偿协议书的,每户给予5万元的搬迁奖励;45日(含45日)内完成搬迁并签订房屋征收补偿协议书的,每户给予4万元的搬迁奖励;60日(含60日)内完成搬迁并签订房屋征收补偿协议书的,每户给予3万元的搬迁奖励。算下来,王岩拿到了77万元的补偿款。  目前,王岩在租房生活,每个月可以拿到2000元的租房补贴。下一步会在哪里重新置业,还不确定。“(东关街)这个地方生活挺方便,离我工作地方也不远,但房价很贵,我打听了一下,周边一平方米要一万二左右,可能会远点买了。”  10月23日下午,澎湃新闻从东关街改造工程现场走访了解到,大多数居民都已搬离。有工人正在拆除无人居住的房屋的电表。多名还在坚守的居民称,其对补偿方案不满意。  近80岁的申奶奶和隔壁邻居共有一处房产证,居住面积一共不到40平方米,申奶奶自己住在不到20平方米的平房里。她把如此狭小的空间一分为二,在临街一侧开了一家食杂店。  “我这店已经开了快60年,是我全部生活来源,我没有退休金,让我搬走,以后怎么生活?”谈到腾房搬迁,申奶奶颇有些无奈。但她也明白,离开这里是迟早的事。  据《半岛晨报》24日报道,在房屋征收工作启动10天后,完成腾房搬迁居民数已超过70%。东关理发社牌匾已残缺不全。澎湃新闻记者 罗杰 图  “拆”和“留”的分歧  然而,在声势浩大的搬迁背后,关于东关街旧城区改造的争议一直没有停过。  对于东关街的争议无外乎分为两种:拆和留。支持改造拆迁的一派,多为东关街居民,认为这是改善民生之举;赞成保留的一派则认为,这是重要的城市人文史迹,安置居民,改善其居住条件,并不应以拆除老街为前提。  上文提到的东关街居民王岩就说,为了能让东关街早点动迁,他和邻居们都“往上面反映了好多次”。  而在大连地方史研究专家于恩慈看来,每一个城市都需要延续,大连需要保留城市记忆,“我们不能有一天找不到一丝的历史印证,也不愿意到老照片里去追寻那些城市的童年”。  于恩慈也坦言,从居住条件来看,现在的东关街确实不适合居住,老百姓改善民生的意愿是真真切切的,但这与留下老街并不矛盾。  对东关街,怎么改造利用是一道考题。东关街近代历史建筑群一角,此处是大连第一批不可移动文物。澎湃新闻记者 罗杰 图  于恩慈在自己的微信公号里写了很多关于大连老街、老建筑的文章。在他看来,城市要搞现代化发展无可厚非,但这与保护历史遗迹和文保单位不是”非此即彼“的选择。  阮仪三告诉澎湃新闻,大连东关街是重要的城市记忆,也是中国近代城市发展的重要节点和见证。更何况,东关街还是不可移动文物,城市改造者们应该对历史负责。  事实上,有关东关街的去留,早就引起多方讨论。2013年大连市“两会”上,这一问题就是备受关注的热点议题之一。  彼时,  民进大连市委提交了一份《关于改造东关街,建设大连民俗文化博物馆的提案》。民进大连市委阐述了这个提案的几大好处:一能满足老大连人的情感需要,又符合解决民生的大方向,还可以打造出一个“大连老街”的旅游产业链,留存记忆,并提升城市的文化品位。  在对这个提案的答复中,大连市西岗区政府透露出有关东关街改造规划的一个图景:经综合研究后发现,由于预保留建筑的原始业态多为照相馆、理发社、旅馆等服务业,今后在东关街改造过程中,如果无法进行保护性开发(修旧如故),将争取考虑率先将具有保护性价值的建筑拆除后统一在改造区域内集中模仿重建,在达到“保护文物”、“保护历史”的同时也会产生新的商业价值。  据大连市文物管理部门透露,此处建筑(华胜街28号院)将被保留改建成历史博物馆,这可能是东关街建筑群唯一获保留的建筑。澎湃新闻记者 罗杰 图  东关街现在几乎已被腾空。不乏年轻人希望对此善待利用,以增加城市活力。  大连年轻的建筑设计师小宇对澎湃新闻表示,现在全国各地都在做历史街区的活化,成都太古里、上海田子坊等都是成功的案例。  “净地再起千篇一律的商业综合体,怎能比得了新老碰撞融合的体验?”小宇从专业角度如是说。东关街的老建筑历经百年风雨,破旧程度可见一斑。澎湃新闻记者 罗杰 图  “文保”身份争议  事实上,东关街是拆还是留,不仅仅是人文情感的投射,还涉及到法律层面的问题。也就是阮仪三教授提到的,东关街近代历史建筑群是不可移动文物,受《文物保护法》保护,要拆除必须经过一定程序。  澎湃新闻查询发现,由国家文物局编撰2011年出版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移动文物目录(辽宁卷2-1)》中,“东关街历史街区”赫然在列。  由大连出版社2009年10月出版的《大连文物要览》也将“东关街建筑群”列入大连市第一批不可移动文物保护名录,同时,“东关街近代建筑群”也列入大连市历史建筑群名录。这本书是由大连市文化广播影视局(新闻出版和版权局、文物局)主编。  此外,大连出版社2014年7月出版的《大连文化遗产图录》一书介绍东关街历史建筑群时,也将其列入大连市第一批不可移动文物,同时明确了文物范围:西岗区北起鞍山路、南至宏济街,东起英华街和东关街、西至日新街的区域。该书的主编是时任大连市文化广播影视局局长王星航。  10月25日,澎湃新闻从东关街腾房拆迁现场了解到,有数名自称大连现代博物馆的工作人员,开始拆卸建筑构件,包括门窗、砖石等。他们称这些建筑构件将被妥善保存,日后展出。大连文物管理部门对此表示将展开调查。大连市民王先生供图  东关街历史街区(建筑群、近代建筑群)确系不可移动文物一事无可争议。不过,东关街是否属于大连市级文物保护单位,文物保护志愿者和大连市政府相关部门的说法却不一致。  在旅顺某博物馆工作的大连市民王帅,近两年一直在研究大连地区的近代史。他晒出数张图片证明东关街应该是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王帅提供的材料,是由辽宁省大连市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办公室于2011年11月编制的《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不可移动文物名录》(以下称“三普”名录)。在该材料的第十页里编号为210203-0009的就是东关街历史街区。其保护范围为“大连市西岗区北起鞍山路、南至宏济街,东起英华街、东关街、西至日新街”,保护级别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让王帅不解的是,确系市级文物保护单位的东关街至今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连一块文保标识都没看到”。  10月30日,数名工人拆卸东关街内老建筑的建筑构件。作为不可移动文物,东关街历史建筑群的命运引人关注。大连市民王先生供图  2015年9月,东关街旧城区改造工程启动,东关街的命运迎来转折点。  同年12月底,王帅就东关街的文保身份向大连市文化广播影视局提出投诉,认为东关街是文保单位,不宜进行破坏性地拆迁改造。  王帅获得的回复是,东关街近代建筑群并不是文物保护单位。大连市文化广播影视局给出的答复意见书写道:“经调查,东关街近代建筑群为第三次文物普查新发现,大连市文化局根据专家意见于2009年以近代建筑群的名义将其公布为不可移动文物名录,并公布了大致范围。在后来的3次文物保护单位申报、核定中,东关街近代建筑群都没能上升为任何级别的文物保护单位。”  这一说法等于否定了东关街近代建筑群的市级文物保护单位身份。澎湃新闻查询发现,在大连市政府2013年3月公布的大连市第六批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名单中,确实没有东关街近代建筑群。  10月25日,澎湃新闻就东关街近代建筑群的“身份”和保护问题致电辽宁省文化厅,得到的回复是,因此处文物是未定级的不可移动文物,具体由大连市文物管理部门负责,保护文物的具体方案可咨询大连市文物管理部门。  随后,大连市文化广播影视局文物管理处刘姓处长也向澎湃新闻确认,东关街近代建筑群不是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只是未定级的不可移动文物。此前“三普”名录将其定级为市级文保单位,是普查人员统计时的一个错误。至于是否就这个“错误”发布过公开的解释说明文件,刘姓处长表示记不清了。  大连市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办公室2011年11月编制的《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不可移动文物名录》显示,东关街历史街区被列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然而,南京文保学者、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副教授姚远则认为,即便东关街近代历史建筑群不是文物保护单位,只要是不可移动文物,就要受《文物保护法》的保护。“法律条文中规定的‘无法实施原址保护,必须迁移异地保护或者拆除的,应当报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批准’的对象并不限于文物保护单位。”姚远对澎湃新闻这样解释。  另外,姚远也指出,根据2014年1月《中国文物报》头版刊载的《国家文物局有关负责同志就郑州安氏古宅遭限期征迁一事接受本报记者专访》一文,时任国家文物局督察司司长叶春也强调,我国对不可移动文物依法施行分级保护制度,尚未核定公布为文物保护单位的不可移动文物,无论国有、私有,同样受到法律保护。  《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第二十条规定,建设工程选址,应当尽可能避开不可移动文物;因特殊情况不能避开的,对文物保护单位应当尽可能实施原址保护。无法实施原址保护,必须迁移异地保护或者拆除的,应当报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批准。  第二十一条也明确规定:“对不可移动文物进行修缮、保养、迁移,必须遵守不改变文物原状的原则。”  王帅认为,一处建筑群,最后如果只保留一座院落,这处文物的历史价值、文化价值也将大打折扣。“今天上午(10月25日),我发现已经有人过来拆了,把平和街61号房子的大门拆掉拿走了。”王帅对东关街的命运非常担忧。  10月25日,澎湃新闻从腾房拆迁现场了解到,拆大门一方是自称大连现代博物馆的工作人员,理由是这些门窗、砖石都是文物建筑构件,将妥善保存,日后将展出。  大连文物管理部门对此表示,将展开调查。  “闯关东”的历史见证  在于恩慈看来,东关街对大连的意义重大且深远。  东关街不是一条街,而是一片街区。20世纪初,日本侵占大连时,东关街一带,由于“闯关东”者众多,已成为“中国商业街”。  大连海事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大连城市规划100年(1899-1999)》一书提到,1905年9月至11月间,日本殖民者以“下层中国人的一般杂居,在卫生风纪方面有值得忧虑之处”为借口,又将居住南山的1.4万余名大连市区最早的先民强行迁至于此居住。  于恩慈介绍,这一类似种族隔离式的政策,却不经意间推动了西大连的发展,激发了民族的凝聚力和民族商业的繁荣。上世纪二三十年代,这一带的部分街道、建筑进行了重新规划与改造,慢慢形成了今天的格局。  这里还有宏济善堂和山东同乡会,可为闯关东的”海南丢“(泛指黄海、渤海以南过来闯关东的山东人)们提供各种帮助。“宏济善堂”也是大连第一个由中国人创办经营的社会慈善机构。  “这片老街区多以‘华’为名,暗含那个时代中华民族自强不息、对抗殖民者的意思。正是通过这个街区,‘海南丢’在这座城市扎根,塑造了城市的精神气质。从这个意义上说,东关街是大连移民城市的象征,也是一笔丰富的祖宗遗产。”  据于恩慈介绍,东关街是目前我国现存的最大最真实的一片“闯关东”遗迹。于恩慈说,从上世纪初至今,一批又一批的闯关东移民在此扎根。至解放初,占大连总人口85%的市民是闯关东移民。  东关街上的不少老字号,都是“闯关东”时中华民族守望相助的历史的见证。  据《大连日报》2009年7月的一篇题为《百年老店名方欲重新叫响》的文章介绍,辽宁省目前唯一一家有省级“非遗”身份的老字号药房“康德记”,其第二代传人1900年在“小岗子”(今大连西岗区)一带为贫困病人诊病发药,受到官方奖赏,被授予一块官方土地。而今,“康德记”的旧址还在东关街上,字迹隐约可辨。

东关街旧影。大连市民嵇先生供图  今年10月12日,大连市西岗区东关街旧城区房屋征收工作正式启动。东关街旧城区改造工程是西岗区“十三五”期间的“十大经济工程”之一。  据《大连日报》今年8月11日报道,东关街旧城区改造工程总投资额预计超过50亿元,改造后将建设大体量的高端商业商务区。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从大连市文化广播影视局文物管理处了解到,考虑到东关街是城市历史文化符号,将保留一个典型特征院落(华胜街28号院),并建成东关街历史博物馆,以珍藏这份城市记忆。  东关街启动拆迁的消息,让前来大连讲学的阮仪三先生感到遗憾。阮仪三是同济大学教授、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研究中心主任,有着“古城卫士”的美誉。  10月18日下午,阮仪三来到贴满各种拆迁标语、老房子被围挡住的大连东关街,进行实地查看。他认为,这是一处不应该拆的街区,“大连东关街历史街区是不可移动文物,是大连重要的历史遗迹,应该把它留住。”  澎湃新闻查询发现,多份材料、公开出版物均明确东关街历史街区(建筑群、近代建筑群)系不可移动文物。大连市文化广播影视局文物管理处刘姓处长也向澎湃新闻表示,东关街近代建筑群是未定级的不可移动文物,是重要的城市历史文化符号。但同时他也说,(东关街近代建筑群)能全保留下来当然最好,但如果需要的资金量太大,可能就要考虑怎么保护,也不是说一定要全部留下。  康德记”药房在东关街上的旧址。大连市民嵇先生摄于2011年7月。  “最破旧”街区之一  建于上世纪初的大连东关街,曾经繁华一时,是华商的聚集地。但历经百年风雨之后,如今的东关街,是大连市核心地段居住条件最差的街区之一。  位于大连城市核心地段的东关街,住宅密集狭小,建筑面积45平方米以下的房屋占总数八成。多数房屋破损严重。周边的配套设施也陈旧落后。与周边“高大上”的建筑环境相比,难免显得“脏乱差”。  大连东关街旧城改造工程,从2015年9月30日开始登记。《半岛晨报》去年10月9日在头版刊发《110年东关街开始旧城改造》一文,文中在介绍此次动迁背景时,提到“东关街旧城改造工程是附近居民关心的大事儿,大连市委、市政府以及西岗区委、区政府都非常重视,今年(2015年)9月19日正式取得了大连市国土资源和房屋局关于东关街旧城改造工程的批复,在前期准备的基础上,于9月28日正式成立东关街旧城改造工程动迁指挥部,经过2天的培训,于9月30日正式开始登记工作”。  一年之后,今年10月12日,大连市西岗区东关街旧城区房屋征收工作正式启动,共涉及2310户动迁居民。  土生土长的大连人王岩(化名)是一名普通工人,从1985年开始,就在这片街区内的华胜街一处二层小楼生活。一家三口居住在35平方米的小屋。王岩对澎湃新闻说,他早想从东关街搬出去,但没有足够的钱换好房子,“这里用公共旱厕,夏天味道很臭,用水和取暖也都不方便”。  东关理发社拆迁启动前旧貌。大连市民嵇先生供图。  王岩一家于10月20日前后办了交房手续。他说,根据此次拆迁方案,房屋面积不足45平方米的,一律按45平方米面积补偿,一平方米补偿1.6万元。此外,在房屋征收决定作出后30日(含30日)内完成搬迁并签订房屋征收补偿协议书的,每户给予5万元的搬迁奖励;45日(含45日)内完成搬迁并签订房屋征收补偿协议书的,每户给予4万元的搬迁奖励;60日(含60日)内完成搬迁并签订房屋征收补偿协议书的,每户给予3万元的搬迁奖励。算下来,王岩拿到了77万元的补偿款。  目前,王岩在租房生活,每个月可以拿到2000元的租房补贴。下一步会在哪里重新置业,还不确定。“(东关街)这个地方生活挺方便,离我工作地方也不远,但房价很贵,我打听了一下,周边一平方米要一万二左右,可能会远点买了。”  10月23日下午,澎湃新闻从东关街改造工程现场走访了解到,大多数居民都已搬离。有工人正在拆除无人居住的房屋的电表。多名还在坚守的居民称,其对补偿方案不满意。  近80岁的申奶奶和隔壁邻居共有一处房产证,居住面积一共不到40平方米,申奶奶自己住在不到20平方米的平房里。她把如此狭小的空间一分为二,在临街一侧开了一家食杂店。  “我这店已经开了快60年,是我全部生活来源,我没有退休金,让我搬走,以后怎么生活?”谈到腾房搬迁,申奶奶颇有些无奈。但她也明白,离开这里是迟早的事。  据《半岛晨报》24日报道,在房屋征收工作启动10天后,完成腾房搬迁居民数已超过70%。东关理发社牌匾已残缺不全。澎湃新闻记者 罗杰 图  “拆”和“留”的分歧  然而,在声势浩大的搬迁背后,关于东关街旧城区改造的争议一直没有停过。  对于东关街的争议无外乎分为两种:拆和留。支持改造拆迁的一派,多为东关街居民,认为这是改善民生之举;赞成保留的一派则认为,这是重要的城市人文史迹,安置居民,改善其居住条件,并不应以拆除老街为前提。  上文提到的东关街居民王岩就说,为了能让东关街早点动迁,他和邻居们都“往上面反映了好多次”。  而在大连地方史研究专家于恩慈看来,每一个城市都需要延续,大连需要保留城市记忆,“我们不能有一天找不到一丝的历史印证,也不愿意到老照片里去追寻那些城市的童年”。  于恩慈也坦言,从居住条件来看,现在的东关街确实不适合居住,老百姓改善民生的意愿是真真切切的,但这与留下老街并不矛盾。  对东关街,怎么改造利用是一道考题。东关街近代历史建筑群一角,此处是大连第一批不可移动文物。澎湃新闻记者 罗杰 图  于恩慈在自己的微信公号里写了很多关于大连老街、老建筑的文章。在他看来,城市要搞现代化发展无可厚非,但这与保护历史遗迹和文保单位不是”非此即彼“的选择。  阮仪三告诉澎湃新闻,大连东关街是重要的城市记忆,也是中国近代城市发展的重要节点和见证。更何况,东关街还是不可移动文物,城市改造者们应该对历史负责。  事实上,有关东关街的去留,早就引起多方讨论。2013年大连市“两会”上,这一问题就是备受关注的热点议题之一。  彼时,  民进大连市委提交了一份《关于改造东关街,建设大连民俗文化博物馆的提案》。民进大连市委阐述了这个提案的几大好处:一能满足老大连人的情感需要,又符合解决民生的大方向,还可以打造出一个“大连老街”的旅游产业链,留存记忆,并提升城市的文化品位。  在对这个提案的答复中,大连市西岗区政府透露出有关东关街改造规划的一个图景:经综合研究后发现,由于预保留建筑的原始业态多为照相馆、理发社、旅馆等服务业,今后在东关街改造过程中,如果无法进行保护性开发(修旧如故),将争取考虑率先将具有保护性价值的建筑拆除后统一在改造区域内集中模仿重建,在达到“保护文物”、“保护历史”的同时也会产生新的商业价值。  据大连市文物管理部门透露,此处建筑(华胜街28号院)将被保留改建成历史博物馆,这可能是东关街建筑群唯一获保留的建筑。澎湃新闻记者 罗杰 图  东关街现在几乎已被腾空。不乏年轻人希望对此善待利用,以增加城市活力。  大连年轻的建筑设计师小宇对澎湃新闻表示,现在全国各地都在做历史街区的活化,成都太古里、上海田子坊等都是成功的案例。  “净地再起千篇一律的商业综合体,怎能比得了新老碰撞融合的体验?”小宇从专业角度如是说。东关街的老建筑历经百年风雨,破旧程度可见一斑。澎湃新闻记者 罗杰 图  “文保”身份争议  事实上,东关街是拆还是留,不仅仅是人文情感的投射,还涉及到法律层面的问题。也就是阮仪三教授提到的,东关街近代历史建筑群是不可移动文物,受《文物保护法》保护,要拆除必须经过一定程序。  澎湃新闻查询发现,由国家文物局编撰2011年出版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移动文物目录(辽宁卷2-1)》中,“东关街历史街区”赫然在列。  由大连出版社2009年10月出版的《大连文物要览》也将“东关街建筑群”列入大连市第一批不可移动文物保护名录,同时,“东关街近代建筑群”也列入大连市历史建筑群名录。这本书是由大连市文化广播影视局(新闻出版和版权局、文物局)主编。  此外,大连出版社2014年7月出版的《大连文化遗产图录》一书介绍东关街历史建筑群时,也将其列入大连市第一批不可移动文物,同时明确了文物范围:西岗区北起鞍山路、南至宏济街,东起英华街和东关街、西至日新街的区域。该书的主编是时任大连市文化广播影视局局长王星航。  10月25日,澎湃新闻从东关街腾房拆迁现场了解到,有数名自称大连现代博物馆的工作人员,开始拆卸建筑构件,包括门窗、砖石等。他们称这些建筑构件将被妥善保存,日后展出。大连文物管理部门对此表示将展开调查。大连市民王先生供图  东关街历史街区(建筑群、近代建筑群)确系不可移动文物一事无可争议。不过,东关街是否属于大连市级文物保护单位,文物保护志愿者和大连市政府相关部门的说法却不一致。  在旅顺某博物馆工作的大连市民王帅,近两年一直在研究大连地区的近代史。他晒出数张图片证明东关街应该是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王帅提供的材料,是由辽宁省大连市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办公室于2011年11月编制的《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不可移动文物名录》(以下称“三普”名录)。在该材料的第十页里编号为210203-0009的就是东关街历史街区。其保护范围为“大连市西岗区北起鞍山路、南至宏济街,东起英华街、东关街、西至日新街”,保护级别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让王帅不解的是,确系市级文物保护单位的东关街至今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连一块文保标识都没看到”。  10月30日,数名工人拆卸东关街内老建筑的建筑构件。作为不可移动文物,东关街历史建筑群的命运引人关注。大连市民王先生供图  2015年9月,东关街旧城区改造工程启动,东关街的命运迎来转折点。  同年12月底,王帅就东关街的文保身份向大连市文化广播影视局提出投诉,认为东关街是文保单位,不宜进行破坏性地拆迁改造。  王帅获得的回复是,东关街近代建筑群并不是文物保护单位。大连市文化广播影视局给出的答复意见书写道:“经调查,东关街近代建筑群为第三次文物普查新发现,大连市文化局根据专家意见于2009年以近代建筑群的名义将其公布为不可移动文物名录,并公布了大致范围。在后来的3次文物保护单位申报、核定中,东关街近代建筑群都没能上升为任何级别的文物保护单位。”  这一说法等于否定了东关街近代建筑群的市级文物保护单位身份。澎湃新闻查询发现,在大连市政府2013年3月公布的大连市第六批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名单中,确实没有东关街近代建筑群。  10月25日,澎湃新闻就东关街近代建筑群的“身份”和保护问题致电辽宁省文化厅,得到的回复是,因此处文物是未定级的不可移动文物,具体由大连市文物管理部门负责,保护文物的具体方案可咨询大连市文物管理部门。  随后,大连市文化广播影视局文物管理处刘姓处长也向澎湃新闻确认,东关街近代建筑群不是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只是未定级的不可移动文物。此前“三普”名录将其定级为市级文保单位,是普查人员统计时的一个错误。至于是否就这个“错误”发布过公开的解释说明文件,刘姓处长表示记不清了。  大连市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办公室2011年11月编制的《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不可移动文物名录》显示,东关街历史街区被列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然而,南京文保学者、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副教授姚远则认为,即便东关街近代历史建筑群不是文物保护单位,只要是不可移动文物,就要受《文物保护法》的保护。“法律条文中规定的‘无法实施原址保护,必须迁移异地保护或者拆除的,应当报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批准’的对象并不限于文物保护单位。”姚远对澎湃新闻这样解释。  另外,姚远也指出,根据2014年1月《中国文物报》头版刊载的《国家文物局有关负责同志就郑州安氏古宅遭限期征迁一事接受本报记者专访》一文,时任国家文物局督察司司长叶春也强调,我国对不可移动文物依法施行分级保护制度,尚未核定公布为文物保护单位的不可移动文物,无论国有、私有,同样受到法律保护。  《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第二十条规定,建设工程选址,应当尽可能避开不可移动文物;因特殊情况不能避开的,对文物保护单位应当尽可能实施原址保护。无法实施原址保护,必须迁移异地保护或者拆除的,应当报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批准。  第二十一条也明确规定:“对不可移动文物进行修缮、保养、迁移,必须遵守不改变文物原状的原则。”  王帅认为,一处建筑群,最后如果只保留一座院落,这处文物的历史价值、文化价值也将大打折扣。“今天上午(10月25日),我发现已经有人过来拆了,把平和街61号房子的大门拆掉拿走了。”王帅对东关街的命运非常担忧。  10月25日,澎湃新闻从腾房拆迁现场了解到,拆大门一方是自称大连现代博物馆的工作人员,理由是这些门窗、砖石都是文物建筑构件,将妥善保存,日后将展出。  大连文物管理部门对此表示,将展开调查。  “闯关东”的历史见证  在于恩慈看来,东关街对大连的意义重大且深远。  东关街不是一条街,而是一片街区。20世纪初,日本侵占大连时,东关街一带,由于“闯关东”者众多,已成为“中国商业街”。  大连海事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大连城市规划100年(1899-1999)》一书提到,1905年9月至11月间,日本殖民者以“下层中国人的一般杂居,在卫生风纪方面有值得忧虑之处”为借口,又将居住南山的1.4万余名大连市区最早的先民强行迁至于此居住。  于恩慈介绍,这一类似种族隔离式的政策,却不经意间推动了西大连的发展,激发了民族的凝聚力和民族商业的繁荣。上世纪二三十年代,这一带的部分街道、建筑进行了重新规划与改造,慢慢形成了今天的格局。  这里还有宏济善堂和山东同乡会,可为闯关东的”海南丢“(泛指黄海、渤海以南过来闯关东的山东人)们提供各种帮助。“宏济善堂”也是大连第一个由中国人创办经营的社会慈善机构。  “这片老街区多以‘华’为名,暗含那个时代中华民族自强不息、对抗殖民者的意思。正是通过这个街区,‘海南丢’在这座城市扎根,塑造了城市的精神气质。从这个意义上说,东关街是大连移民城市的象征,也是一笔丰富的祖宗遗产。”  据于恩慈介绍,东关街是目前我国现存的最大最真实的一片“闯关东”遗迹。于恩慈说,从上世纪初至今,一批又一批的闯关东移民在此扎根。至解放初,占大连总人口85%的市民是闯关东移民。  东关街上的不少老字号,都是“闯关东”时中华民族守望相助的历史的见证。  据《大连日报》2009年7月的一篇题为《百年老店名方欲重新叫响》的文章介绍,辽宁省目前唯一一家有省级“非遗”身份的老字号药房“康德记”,其第二代传人1900年在“小岗子”(今大连西岗区)一带为贫困病人诊病发药,受到官方奖赏,被授予一块官方土地。而今,“康德记”的旧址还在东关街上,字迹隐约可辨。

东关街旧影。大连市民嵇先生供图  今年10月12日,大连市西岗区东关街旧城区房屋征收工作正式启动。东关街旧城区改造工程是西岗区“十三五”期间的“十大经济工程”之一。  据《大连日报》今年8月11日报道,东关街旧城区改造工程总投资额预计超过50亿元,改造后将建设大体量的高端商业商务区。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从大连市文化广播影视局文物管理处了解到,考虑到东关街是城市历史文化符号,将保留一个典型特征院落(华胜街28号院),并建成东关街历史博物馆,以珍藏这份城市记忆。  东关街启动拆迁的消息,让前来大连讲学的阮仪三先生感到遗憾。阮仪三是同济大学教授、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研究中心主任,有着“古城卫士”的美誉。  10月18日下午,阮仪三来到贴满各种拆迁标语、老房子被围挡住的大连东关街,进行实地查看。他认为,这是一处不应该拆的街区,“大连东关街历史街区是不可移动文物,是大连重要的历史遗迹,应该把它留住。”  澎湃新闻查询发现,多份材料、公开出版物均明确东关街历史街区(建筑群、近代建筑群)系不可移动文物。大连市文化广播影视局文物管理处刘姓处长也向澎湃新闻表示,东关街近代建筑群是未定级的不可移动文物,是重要的城市历史文化符号。但同时他也说,(东关街近代建筑群)能全保留下来当然最好,但如果需要的资金量太大,可能就要考虑怎么保护,也不是说一定要全部留下。  康德记”药房在东关街上的旧址。大连市民嵇先生摄于2011年7月。  “最破旧”街区之一  建于上世纪初的大连东关街,曾经繁华一时,是华商的聚集地。但历经百年风雨之后,如今的东关街,是大连市核心地段居住条件最差的街区之一。  位于大连城市核心地段的东关街,住宅密集狭小,建筑面积45平方米以下的房屋占总数八成。多数房屋破损严重。周边的配套设施也陈旧落后。与周边“高大上”的建筑环境相比,难免显得“脏乱差”。  大连东关街旧城改造工程,从2015年9月30日开始登记。《半岛晨报》去年10月9日在头版刊发《110年东关街开始旧城改造》一文,文中在介绍此次动迁背景时,提到“东关街旧城改造工程是附近居民关心的大事儿,大连市委、市政府以及西岗区委、区政府都非常重视,今年(2015年)9月19日正式取得了大连市国土资源和房屋局关于东关街旧城改造工程的批复,在前期准备的基础上,于9月28日正式成立东关街旧城改造工程动迁指挥部,经过2天的培训,于9月30日正式开始登记工作”。  一年之后,今年10月12日,大连市西岗区东关街旧城区房屋征收工作正式启动,共涉及2310户动迁居民。  土生土长的大连人王岩(化名)是一名普通工人,从1985年开始,就在这片街区内的华胜街一处二层小楼生活。一家三口居住在35平方米的小屋。王岩对澎湃新闻说,他早想从东关街搬出去,但没有足够的钱换好房子,“这里用公共旱厕,夏天味道很臭,用水和取暖也都不方便”。  东关理发社拆迁启动前旧貌。大连市民嵇先生供图。  王岩一家于10月20日前后办了交房手续。他说,根据此次拆迁方案,房屋面积不足45平方米的,一律按45平方米面积补偿,一平方米补偿1.6万元。此外,在房屋征收决定作出后30日(含30日)内完成搬迁并签订房屋征收补偿协议书的,每户给予5万元的搬迁奖励;45日(含45日)内完成搬迁并签订房屋征收补偿协议书的,每户给予4万元的搬迁奖励;60日(含60日)内完成搬迁并签订房屋征收补偿协议书的,每户给予3万元的搬迁奖励。算下来,王岩拿到了77万元的补偿款。  目前,王岩在租房生活,每个月可以拿到2000元的租房补贴。下一步会在哪里重新置业,还不确定。“(东关街)这个地方生活挺方便,离我工作地方也不远,但房价很贵,我打听了一下,周边一平方米要一万二左右,可能会远点买了。”  10月23日下午,澎湃新闻从东关街改造工程现场走访了解到,大多数居民都已搬离。有工人正在拆除无人居住的房屋的电表。多名还在坚守的居民称,其对补偿方案不满意。  近80岁的申奶奶和隔壁邻居共有一处房产证,居住面积一共不到40平方米,申奶奶自己住在不到20平方米的平房里。她把如此狭小的空间一分为二,在临街一侧开了一家食杂店。  “我这店已经开了快60年,是我全部生活来源,我没有退休金,让我搬走,以后怎么生活?”谈到腾房搬迁,申奶奶颇有些无奈。但她也明白,离开这里是迟早的事。  据《半岛晨报》24日报道,在房屋征收工作启动10天后,完成腾房搬迁居民数已超过70%。东关理发社牌匾已残缺不全。澎湃新闻记者 罗杰 图  “拆”和“留”的分歧  然而,在声势浩大的搬迁背后,关于东关街旧城区改造的争议一直没有停过。  对于东关街的争议无外乎分为两种:拆和留。支持改造拆迁的一派,多为东关街居民,认为这是改善民生之举;赞成保留的一派则认为,这是重要的城市人文史迹,安置居民,改善其居住条件,并不应以拆除老街为前提。  上文提到的东关街居民王岩就说,为了能让东关街早点动迁,他和邻居们都“往上面反映了好多次”。  而在大连地方史研究专家于恩慈看来,每一个城市都需要延续,大连需要保留城市记忆,“我们不能有一天找不到一丝的历史印证,也不愿意到老照片里去追寻那些城市的童年”。  于恩慈也坦言,从居住条件来看,现在的东关街确实不适合居住,老百姓改善民生的意愿是真真切切的,但这与留下老街并不矛盾。  对东关街,怎么改造利用是一道考题。东关街近代历史建筑群一角,此处是大连第一批不可移动文物。澎湃新闻记者 罗杰 图  于恩慈在自己的微信公号里写了很多关于大连老街、老建筑的文章。在他看来,城市要搞现代化发展无可厚非,但这与保护历史遗迹和文保单位不是”非此即彼“的选择。  阮仪三告诉澎湃新闻,大连东关街是重要的城市记忆,也是中国近代城市发展的重要节点和见证。更何况,东关街还是不可移动文物,城市改造者们应该对历史负责。  事实上,有关东关街的去留,早就引起多方讨论。2013年大连市“两会”上,这一问题就是备受关注的热点议题之一。  彼时,  民进大连市委提交了一份《关于改造东关街,建设大连民俗文化博物馆的提案》。民进大连市委阐述了这个提案的几大好处:一能满足老大连人的情感需要,又符合解决民生的大方向,还可以打造出一个“大连老街”的旅游产业链,留存记忆,并提升城市的文化品位。  在对这个提案的答复中,大连市西岗区政府透露出有关东关街改造规划的一个图景:经综合研究后发现,由于预保留建筑的原始业态多为照相馆、理发社、旅馆等服务业,今后在东关街改造过程中,如果无法进行保护性开发(修旧如故),将争取考虑率先将具有保护性价值的建筑拆除后统一在改造区域内集中模仿重建,在达到“保护文物”、“保护历史”的同时也会产生新的商业价值。  据大连市文物管理部门透露,此处建筑(华胜街28号院)将被保留改建成历史博物馆,这可能是东关街建筑群唯一获保留的建筑。澎湃新闻记者 罗杰 图  东关街现在几乎已被腾空。不乏年轻人希望对此善待利用,以增加城市活力。  大连年轻的建筑设计师小宇对澎湃新闻表示,现在全国各地都在做历史街区的活化,成都太古里、上海田子坊等都是成功的案例。  “净地再起千篇一律的商业综合体,怎能比得了新老碰撞融合的体验?”小宇从专业角度如是说。东关街的老建筑历经百年风雨,破旧程度可见一斑。澎湃新闻记者 罗杰 图  “文保”身份争议  事实上,东关街是拆还是留,不仅仅是人文情感的投射,还涉及到法律层面的问题。也就是阮仪三教授提到的,东关街近代历史建筑群是不可移动文物,受《文物保护法》保护,要拆除必须经过一定程序。  澎湃新闻查询发现,由国家文物局编撰2011年出版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移动文物目录(辽宁卷2-1)》中,“东关街历史街区”赫然在列。  由大连出版社2009年10月出版的《大连文物要览》也将“东关街建筑群”列入大连市第一批不可移动文物保护名录,同时,“东关街近代建筑群”也列入大连市历史建筑群名录。这本书是由大连市文化广播影视局(新闻出版和版权局、文物局)主编。  此外,大连出版社2014年7月出版的《大连文化遗产图录》一书介绍东关街历史建筑群时,也将其列入大连市第一批不可移动文物,同时明确了文物范围:西岗区北起鞍山路、南至宏济街,东起英华街和东关街、西至日新街的区域。该书的主编是时任大连市文化广播影视局局长王星航。  10月25日,澎湃新闻从东关街腾房拆迁现场了解到,有数名自称大连现代博物馆的工作人员,开始拆卸建筑构件,包括门窗、砖石等。他们称这些建筑构件将被妥善保存,日后展出。大连文物管理部门对此表示将展开调查。大连市民王先生供图  东关街历史街区(建筑群、近代建筑群)确系不可移动文物一事无可争议。不过,东关街是否属于大连市级文物保护单位,文物保护志愿者和大连市政府相关部门的说法却不一致。  在旅顺某博物馆工作的大连市民王帅,近两年一直在研究大连地区的近代史。他晒出数张图片证明东关街应该是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王帅提供的材料,是由辽宁省大连市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办公室于2011年11月编制的《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不可移动文物名录》(以下称“三普”名录)。在该材料的第十页里编号为210203-0009的就是东关街历史街区。其保护范围为“大连市西岗区北起鞍山路、南至宏济街,东起英华街、东关街、西至日新街”,保护级别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让王帅不解的是,确系市级文物保护单位的东关街至今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连一块文保标识都没看到”。  10月30日,数名工人拆卸东关街内老建筑的建筑构件。作为不可移动文物,东关街历史建筑群的命运引人关注。大连市民王先生供图  2015年9月,东关街旧城区改造工程启动,东关街的命运迎来转折点。  同年12月底,王帅就东关街的文保身份向大连市文化广播影视局提出投诉,认为东关街是文保单位,不宜进行破坏性地拆迁改造。  王帅获得的回复是,东关街近代建筑群并不是文物保护单位。大连市文化广播影视局给出的答复意见书写道:“经调查,东关街近代建筑群为第三次文物普查新发现,大连市文化局根据专家意见于2009年以近代建筑群的名义将其公布为不可移动文物名录,并公布了大致范围。在后来的3次文物保护单位申报、核定中,东关街近代建筑群都没能上升为任何级别的文物保护单位。”  这一说法等于否定了东关街近代建筑群的市级文物保护单位身份。澎湃新闻查询发现,在大连市政府2013年3月公布的大连市第六批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名单中,确实没有东关街近代建筑群。  10月25日,澎湃新闻就东关街近代建筑群的“身份”和保护问题致电辽宁省文化厅,得到的回复是,因此处文物是未定级的不可移动文物,具体由大连市文物管理部门负责,保护文物的具体方案可咨询大连市文物管理部门。  随后,大连市文化广播影视局文物管理处刘姓处长也向澎湃新闻确认,东关街近代建筑群不是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只是未定级的不可移动文物。此前“三普”名录将其定级为市级文保单位,是普查人员统计时的一个错误。至于是否就这个“错误”发布过公开的解释说明文件,刘姓处长表示记不清了。  大连市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办公室2011年11月编制的《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不可移动文物名录》显示,东关街历史街区被列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然而,南京文保学者、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副教授姚远则认为,即便东关街近代历史建筑群不是文物保护单位,只要是不可移动文物,就要受《文物保护法》的保护。“法律条文中规定的‘无法实施原址保护,必须迁移异地保护或者拆除的,应当报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批准’的对象并不限于文物保护单位。”姚远对澎湃新闻这样解释。  另外,姚远也指出,根据2014年1月《中国文物报》头版刊载的《国家文物局有关负责同志就郑州安氏古宅遭限期征迁一事接受本报记者专访》一文,时任国家文物局督察司司长叶春也强调,我国对不可移动文物依法施行分级保护制度,尚未核定公布为文物保护单位的不可移动文物,无论国有、私有,同样受到法律保护。  《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第二十条规定,建设工程选址,应当尽可能避开不可移动文物;因特殊情况不能避开的,对文物保护单位应当尽可能实施原址保护。无法实施原址保护,必须迁移异地保护或者拆除的,应当报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批准。  第二十一条也明确规定:“对不可移动文物进行修缮、保养、迁移,必须遵守不改变文物原状的原则。”  王帅认为,一处建筑群,最后如果只保留一座院落,这处文物的历史价值、文化价值也将大打折扣。“今天上午(10月25日),我发现已经有人过来拆了,把平和街61号房子的大门拆掉拿走了。”王帅对东关街的命运非常担忧。  10月25日,澎湃新闻从腾房拆迁现场了解到,拆大门一方是自称大连现代博物馆的工作人员,理由是这些门窗、砖石都是文物建筑构件,将妥善保存,日后将展出。  大连文物管理部门对此表示,将展开调查。  “闯关东”的历史见证  在于恩慈看来,东关街对大连的意义重大且深远。  东关街不是一条街,而是一片街区。20世纪初,日本侵占大连时,东关街一带,由于“闯关东”者众多,已成为“中国商业街”。  大连海事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大连城市规划100年(1899-1999)》一书提到,1905年9月至11月间,日本殖民者以“下层中国人的一般杂居,在卫生风纪方面有值得忧虑之处”为借口,又将居住南山的1.4万余名大连市区最早的先民强行迁至于此居住。  于恩慈介绍,这一类似种族隔离式的政策,却不经意间推动了西大连的发展,激发了民族的凝聚力和民族商业的繁荣。上世纪二三十年代,这一带的部分街道、建筑进行了重新规划与改造,慢慢形成了今天的格局。  这里还有宏济善堂和山东同乡会,可为闯关东的”海南丢“(泛指黄海、渤海以南过来闯关东的山东人)们提供各种帮助。“宏济善堂”也是大连第一个由中国人创办经营的社会慈善机构。  “这片老街区多以‘华’为名,暗含那个时代中华民族自强不息、对抗殖民者的意思。正是通过这个街区,‘海南丢’在这座城市扎根,塑造了城市的精神气质。从这个意义上说,东关街是大连移民城市的象征,也是一笔丰富的祖宗遗产。”  据于恩慈介绍,东关街是目前我国现存的最大最真实的一片“闯关东”遗迹。于恩慈说,从上世纪初至今,一批又一批的闯关东移民在此扎根。至解放初,占大连总人口85%的市民是闯关东移民。  东关街上的不少老字号,都是“闯关东”时中华民族守望相助的历史的见证。  据《大连日报》2009年7月的一篇题为《百年老店名方欲重新叫响》的文章介绍,辽宁省目前唯一一家有省级“非遗”身份的老字号药房“康德记”,其第二代传人1900年在“小岗子”(今大连西岗区)一带为贫困病人诊病发药,受到官方奖赏,被授予一块官方土地。而今,“康德记”的旧址还在东关街上,字迹隐约可辨。

相关内容